錯誤
  • JUser::_load: Unable to load user with id: 68
You are here:網站首頁»最新文章»濕地面面觀»其實,不應該讓里山離我們這麼遠
週一, 03 九月 2012 14:23

其實,不應該讓里山離我們這麼遠

作者(圖/文):莊孟憲(真理大學生態觀光經營學系講師)    

2010年於日本名古屋召開的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屆締約方大會(註1),提出了「愛知目標」(Aichi Targets)與「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兩項重大的決議。其中「里山倡議」意旨希望實現社會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理想,按照自然過程(natural processes)維持、開發社會經濟活動(包括農業與林業),塑建人類與自然的正面關係 。(註2)

「里山」(satoyama)一詞也隨著這次在日本召開的大會增加了知名度,但事實上「里山」不是新名詞,而是日本農村文化中尊重自然運行的精神,並沒有指某個特定的地點,也沒有限定的地景,更不是專指與某種農業型態相關的環境條件。只要當地的鄉村,以環境為思考的基本面,經濟發展要顧慮到生態環境,社會發展要配合生態環境,甚至在生活面也是,就可以是里山。

1
里山其實不應該離我們這麼遠。
圖為八煙梯田田埂
(圖片提供:莊孟憲)

2005年的夏天,有幸跟隨著一群建築和社區營造領域的專家,踏上了日本,開啟鄉村學習之旅。旅程中處處是驚艷,但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日本鄉村的里山精神。就我的觀察來看,很多人可能會以為,在日本叫做「里山」的鄉村社區中,農業生產一定是有機的。事實上不然,至少不見得會做到像台灣的「農產品生產及驗證管理法」中規定的「有機農產品」:「指在國內生產、加工及分裝等過程,符合中央主管機關訂定之有機規範,並經依本法規定驗證或進口經審查合格之農產品」,沒有經過驗證機構驗證通過的就不算數,反而是比較偏重在「產銷履歷」的精神,強調生產必須對消費者負責。

里山地區的地景保存運動都是社區共識下的產物,甚至許多鄉村民眾成立「研究會」,自主進行傳統建築與文化、生物資源調查,每個地區產業活動與台灣許多官辦的地方節慶活動不同,都是社區自主規劃並執行;里山更不是「保護區」或「國家公園」,事實上許多里山地區,林業生產還是相當重要的經濟,但經營的背後卻是因為永續的需要,河川會保育,但也會開放一定時間供民眾釣魚;里山更強調參與,是全人類學習的教室,常常舉辦的體驗活動,不但增加農村的觀光收入,行銷在地的農產品,更是重要的環境教育場域。

2
里山強調人與大自然中共生共存。
自然資源可以利用,但要如何永續
,需要用更大的智慧與心胸來看待
人與自然的關係。
(圖片提供:莊孟憲)

本文以參訪京都府南丹市的美山町經驗來談起。

這裡的有水稻有蔬菜,另外後面山坡上是私有林場,仍有伐木作業。這裡也是日本重要的茅箿屋建築聚落之一,每一棟茅箿屋都超過百年歷史,令我驚訝的是每一棟都還是具有完整的生活機能,不但還能用,而且還很好用,至於其他已翻修的房子,也都遵守不超過2層樓並一定具備斜瓦屋頂的規範,遠遠看去,不會突然有一棟水泥高樓,破壞了整體感。

就因為居民合作努力維持好幾百年來的傳統,因此儘管到這裡得換5種交通工具,花上大半天,每年還是吸引許多人前來參觀,尤其是像我們這種外國人。我們的中餐是在一棟和室的老房子裡進行,和主人家聊天才知道,這裡的觀光客再多,他們也不會為外地客甚至是外國人改變他們的服務,例如餐點一律以在地食材製作的料理,有什麼吃什麼,或是決不會敲掉任何一棟建築,改成可以容納更多觀光客的旅社,有多少房間?可提供多少餐飲服務?端看在不破壞居民生活與傳統空間的條件下,有多少容許量就做多少生意。因為他們驕傲的相信,外地人會來美山町,為了就是要來了解什麼才是真正的「日本」。現在還住在美山町的民眾都是農民,也都是小農,村頭有一處可愛的無人「直売(賣)所」(見下方圖),裡面每一小包蔬菜都只要日幣100円,而且都是在地的農民種的無毒蔬菜,只要你喜歡哪一包就在前面竹製的錢筒中投入100円,你就可以帶走了。這裡也不養豬,因為他們說養一頭豬,每日會排放人類6倍多的糞便,山上的水源會變髒,這樣他們溪裡的魚就會失去生存的地方。每年夏季,這裡的溪流會開放垂釣香魚,也會有相關的文化祭活動,會讓孩子親近溪流,認識河川生態。

3
遠眺美山町,町如其名
(圖片提供:莊孟憲)
4
5
在傳統建築裡享用地食材製作的料理(圖片提供:莊孟憲)
6 7 8
直賣所和無毒的蔬菜,蔬菜的來源就是住家附近的菜園(圖片提供:莊孟憲)
9 10 11
美山町茅箿屋與特別從外地來學習修繕技巧的年輕匠師,而傳統建築中仍保有現代的生活機能(圖片提供:莊孟憲)

對大多數的台灣人而言,鄉村應該是怎樣的面貌?跟我們大多數不是住在鄉村的人來說,又有何干係?大體來說人口少、老年人比例較高、農林漁牧業生產為主、自然環境比較好,這些該是大多數人的印象,然而隨著都會化與全球化的影響,尤其在加入WTO之後,鄉村也必須跟上經濟發展的腳步,農業生產不再只是滿足小眾果腹所需,而是必須賺錢的產業,才能讓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們,有繼續待下去的機會,或者說理由。所以要使用農藥減少病蟲害;所以要投入化學肥料提高產量,以量制價,才能獲得中盤商的青睞;所以原本泥土的溝渠將它水泥化,增加水的流速抵達灌區,並減少水的滲透率,漸漸地鄉村應該有的自然風貌慢慢不見了。透過土地來生產,等待一顆種子發芽茁壯後再採收,中間還要足夠的陽光、乾淨的水源,除此之外,一個颱風或病蟲害,就可能讓辛苦耕耘的成果毀於一旦,加上價格時好時壞,這些事情在講求效率的與經濟法則的現代社會,算一算投資報酬率遠遠不及格,年輕人如何願意留下來?

於是乎可以耕種的土地越來越少人願意再彎下腰耕耘,鄉村人口開始外流,往大都市尋求發展的機會,於是乎賺不了什麼錢的農地處心積慮想變更成住宅區或商業區,就算繼承了土地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也不會回來務農,大量的農地等著領休耕補助,或是無限期廢耕。可是,人類這種哺乳動物,每天張開眼睛就要攝取能量,如果前面敘述的事情正在發生,鄉村正在崩解,各位是否想過我們吃的食物,又從何而來?

農業企業進口大面積國家所生產的廉價糧食,或是拿著大筆資金予農民契作,再透過綿密的通路,送到消費者手中,消費者要便宜還要漂亮的糧食,那就把中盤價壓低,把收購的品質門檻提高,這些被低價壓的喘不過氣的小農,不得不使用便宜的農藥,不得不選擇使用泡過藥的種子,想盡辦法消滅任何可能影響生產的雜草和昆蟲,然後在灑過藥之後就趕快採收,免得產品受到破壞,就怕賣不了好價錢或賣不出去,當然這些農產品,最後還是進入了每天忙碌賺錢養家活口的老百姓口中。接著,這些農藥與化肥,隨著雨水流入河川,流入大海,汙染了生物,人類再從中捕撈漁獲來吃。在忙碌的生活中,我們餐桌上的食物也逐漸被連鎖的餐飲業者或糧商所控制,人類無法掌握自己的飲食,造成對糧食認知的缺陷,再過幾代之後落差會越來越大,沒有多樣的糧食需求,就不會有多樣性的糧食生產,生產環境逐漸單一。這樣的物質循環,在人類以獲取最高獲益,卻不考慮環境成本與健康成本的經濟系統中,加速了惡性循環,形成滅絕漩渦(extinction vortex)效應,人類環境與健康向下沉淪的速度將會加速。

以上所述,大可視為一部災難電影的劇本大綱,然而,現在的人類不就落入這樣的圈套之中。可否逆轉劇情,至少不是全軍覆沒的悲劇?其實方法是有的。在另外一個里山社區-內子町參訪的時候,我問負責為我們解說的老師,這樣的社區日本政府給了多少經費?他訝異的問我,社區是自己的,為什要政府給經費?我無言以對,但這句話深深烙印在我的心裡。日本里山參訪的經驗讓我體會到,其實里山對日本人而言就是家的延伸。既然是家裡的事,大家都要關心,有力出力;既然是家裡要吃的東西,就要乾淨健康;既然是家裡的環境,水裡游的、天空飛的、地上爬的,都是家裡的一份子,理當要給他們一席之地;更重要的,家,是要傳承的,要讓下一代了解並有保護這個家的行動力。

相較於美山町,我不禁好奇,這樣的故事如果在台灣會變成什麼樣?日本農村規劃專家,同時也是協助安排我們的平井秀一 (註3)老師 說,其實日本絕大多數的鄉村都都會化了,當日本經濟大好的時候,沒人會想到鄉村保全的重要性,等到發現問題,都為時已晚,傳統鄉村消失的太多太快,反而讓社區覺醒。我們那次參訪了美山町之外,還有內子町、足助町與源兵衛川等地方,都是社區自發性的改變,堅持手作精神,努力的成果並成功推動日本政府訂立新法規與施政的方針。日本花了20年的時間覺醒並反省,由下而上推動,並利用老祖先的智慧:里山精神,將人類的生活融入生物多樣性保育的行動,強調不是改變大自然配合人類,而是人類在大自然的規律下,重新思考出路。

12
社區環境是自己家的延伸,本當社區自己愛惜,才能生生不息
(圖片提供:莊孟憲)

但別羨慕日本,有空走訪台灣農村,您會發現,只要我們願意反省與改變,里山,其實就在我們身邊。而這一次必須是民眾的力量來改變現況,必須先了解我們的糧食安全從何而來,進一步了解安全的農業,必須要有消費者的支持才能繼續走下去;有了安全的農業,不但我們吃的健康,大地也會恢復生機,可以維繫農業生態系的生物多樣性,逆轉滅絕漩渦。或許有人會說劃設「保護區」可以維繫更高的生物多樣性,然而里山倡議並非要取代原有的保護區功能,而是在自然度高的保護區之外,讓人類生存的環境就能夠具備生態系統的功能,而一個健全的生態系統,也是保護我們人類永續生存的重要條件。 

總之,為了我們的未來,其實,不應該讓里山離我們這麼遠。 

13 14
許多農村生態或是里山的日文資料中,都可以看到讓孩子接近農田接近水圳的畫面,讓我們的下一代了解並有機會參與,才是永續之道(圖片提供:莊孟憲)

註1:CBD-COP10  http://www.cbd.int/cop10/。

註2:趙榮台,2011。里山倡議。大自然雜誌,116:64-67。http://www.swan.org.tw/mag/110_6.htm。

註3:平井秀一先生曾協助及參與台南市後壁區土溝社區「水水的夢」工作坊與相關規劃。相關資訊可參考「織台灣水網」;http://www.wretch.cc/blog/coaaa /12782766等網站資料。

 

(發表日期2012.09.05)

 

延伸閱讀:傳統護農地:東京町田市的里山經驗


Read 1090 times Last modified on 週一, 10 九月 2012 16:17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