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縣口湖鄉成龍溼地,由草澤、池塘、魚塭、溝渠以及部份休耕農田所組成,豐富的自然資源,從聚集的水鳥可見一斑;沿著海邊慢速車行,即便是候鳥陸續遷徙到北邊國家的3月,鳥況仍然熱鬧非凡,數十種鳥類風采,盡收眼底;這片100多公頃的土地,曾經桑海難為田,如今已成為鳥類與魚蝦貝類群集的濕樂園。

位於柴山下青泉街上的一小方土地,有「牛奶館」之稱,日治時期日本人利用當地湧泉,澆灌出的肥美的牧草經營牧場,又利用湧泉長年維持著23℃的特性,為盛裝著牛奶的玻璃瓶保鮮。國民政府遷台一度成為眷村,如今人去樓空,草地上還留有一口水井。

無論是2005年林務局啟動「雲林縣口湖鄉溼地生態園區經營管理示範計畫」,或2009年進駐當地的觀樹基金會,至今持續陪伴著濕地、候鳥以及村民,除了從孩子們的環境教育著手,將濕地這塊寶藏的知識傳授給他們,從生態保育出發,還依照當地的生產、生活,尋找一條最具特色、永續的出路。

隨著濃郁甘醇的阿薩姆紅茶香,阿薩姆邦之名傳遍全世界。這片位於印度東北部、喜馬拉雅山麓的遼闊大地,有一片珍貴濕地,她是印度獨角犀牛(Indian Rhino)的最後棲息地,也是其他十數種瀕臨滅絕動物的家園。為了讓野生動物安心生存,此處成立了卡齊蘭加國家公園(Kaziranga National Park)。

這是一段從沙巴(Sabah)西南的山上開始的熱帶小島之旅。京那峇河(Kinabatangan)經過山區、雨林、濕地,沿路有紅毛猩猩(orang-utan)、長鼻猴(proboscis monkey)、侏儒象(pygmy elephant)、鱷魚、犀鳥等熱帶多彩的野生動物相伴,最後,在婆羅洲(Borneo)蜿蜒560 公里的旅程結束,在東北角的蘇祿海(Sulu Sea)畫上終點。

京那峇河系列故事一將以京那峇河下游的雨林及京那峇動物保護區為主,隨著觀光客的腳步來看此地瀕臨絕種的動物們以及棲地遭到破壞的問題。故事下篇將介紹京那峇河出海口的濕地,以及濕地保育的全面性思考。

一樣的河水,但中下游兩岸的雨林和出海口的濕地卻有著不同的命運。雨林區因為油棕櫚農園的大量開發,造成野生動物棲地的破壞與碎裂,濕地區則因被劃為國際重要濕地,幸運免於危難。然而,河水終再度串起兩地的命運。

京那峇河系列故事一將以京那峇河下游的雨林及京那峇動物保護區為主,隨著觀光客的腳步來看此地瀕臨絕種的動物們以及棲地遭到破壞的問題。故事下篇將介紹京那峇河出海口的濕地,以及濕地保育的全面性思考。

芬迪灣位於加拿大東南部大西洋沿岸,是世界海潮潮差最大的海灣。來到芬迪灣,可得先查好每日潮汐時間表,才不會錯過14到16公尺高的漲潮奇觀。潮起潮落間,芬迪灣展現出截然不同的地貌,對此地動植物生存必須面對的挑戰

擁有「天使的眼淚」之稱的嘉明湖,美麗的景觀在國人心目中充滿浪漫的想像,行政區屬於台東縣海端鄉,位於三叉山東側,距向陽山直線距離7公里處,海拔約3400公尺,是台灣湖泊中第二高的高山湖泊;在科學上,依據高師大學地質教授齊士崢研究團隊調查,嘉明湖是冰河所遺留的冰斗地形,為冰斗湖。

以保護石虎為名的水稻田,在通霄苑裡一帶,逐漸蔓延。這片水稻田,阡陌相鄰著山坡次生林,深具邊際效益,不但種出餵養人類的糧食,連淺山生態系成員也受益;有如《貓的報恩》,石虎、麝香貓都到田裡來滅鼠。

鑲嵌於縱谷的吉哈拉艾水梯田,群山擁抱,形成獨特唯美的景觀;水梯田具備濕地生態服務功能,不但生產供給萬物的糧食,並能調節水資源,更是文化實踐與傳承的現場。

第 1 頁,共 18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