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01 十二月 2016 12:18

氣候變遷下的濕地系統

面對開發破壞的大背景下,傳統的濕地保育,著重在維護生物棲地的功能上,濕地上的生物多樣性,成為重要指標,作為評定濕地保護等級的依據。但是在現今氣候變遷的因素下,乾旱、洪泛的來臨,更讓人注意到濕地系統,在調節水資源,以及改變微氣候的重要功能,甚至保護濕地,不該是點狀式的指定保護,而是該帶有流域觀念的系統思考。

 

國際的濕地保護運動,興起於1970年代,針對高度開發的環境,注意到全球濕地的消失。

 

「親眼見到的美好,會讓人想將其保留著,但現在的孩子們所見到的世界,已經跟過往大不相同了。」

 

從小在田野間玩耍長大的黃玉玲老師,擔任國小自然科教師多年,在有了小孩後,回想起自己童年時的回憶,於是帶著孩子參加了許多親子野觀的活動,自己也多接觸了許多不同領域的夥伴。

週五, 18 十一月 2016 18:07

以願望為名的神秘沼澤——平安池

記憶中的沼澤,多是密生水草、水色深不見底、蚊蟲環繞、野鴨成群,腳踩進去就會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低窪之境,座落在平原、淺山、河口附近。但其實,在台灣的深山之中,也藏著為數不少的沼澤,有著不同於湖泊的狂野面貌。

 

今天的主角,在台灣眾多高山湖泊中,是數一數二神秘的存在。這座湖泊所存在的位置,是不管從任何角度前往拜訪,都需要整整三天腳程,才能抵達的渺遠深山之中。沒有任何學術研究、沒有任何系統性的調查、更沒有太多的文獻描述,有的只是登山者們行經此地時,對這個安詳的大水池,所按下的幾次快門、與筆記本上的碳粉痕跡罷了。

 

體色帶有條紋的小魚,群游飛快地穿梭於潔淨湧泉的水草叢中,群體中的雄性個體閃耀著藍色與紅色的光芒,相對地雌性顯得婉約低調許多,只剩黑灰的條紋及眼眶上端一抹紅韻,提醒著人們牠們的真實身分。而這一幕,無時無刻不在五溝水濕地的水底森林中上演著,牠們是誰呢?這是一群叫條紋小䰾的美麗原生魚類。

 

條紋小䰾的名稱聽來陌生,但在老一輩台灣人的記憶中,卻也未必對牠一無所知。原本這種小魚的蹤跡應該遍布台灣南部各處的河流中,曾幾何時,環境的破壞、不當的水圳工程與河道管理,讓這些美麗的小魚在各處河域中逐漸減少甚至消失。

 

一場風災過後,台東森林公園徹底改頭換臉。經過一天的巡禮,眼目所及都是殘枝枯幹,但琵琶湖清澈依舊,倒影仍清晰映照著災後周遭的變化。「風災之前,琵琶湖不是你現在看到的樣子。」台東縣政府農業處林務科陳韻潔解釋,去年歷經蘇迪勒17級強風考驗,湖畔林木顯得稀疏,在這之前,並非如此。

 

位於卑南溪出海口的「琵琶湖」,是由地下湧泉所形成,30多年前,養鴨人讓鴨子在這裡戲水,隨著養殖規模越挖越大,後來因法令改變,鴨子不來了,留下這個大水塘;隨著經濟發展,人們休閒需求增加,形狀類似琵琶而賦予琵琶湖的名稱,結合幾座人工湖及出海口這片防風林,成為臺東森林公園。

 

孟加拉是全球氣候變遷風險最高的國家,面對海水不斷入侵低窪陸地,為了保障糧食生產,當地非政府組織教導農民把土壤堆成一排排約90公分高、1公尺寬的土堆,在上面種植各種蔬菜,土堆之間的溝則積水養魚。這種名為「Sarjan」的新農法已相當盛行,也成功提升了氣候變遷之下的作物產量。

 

孟加拉灣南部的潮汐河口和泛濫平原地勢低漥、人口稠密。這裡的耕地佔全國的30%。一份近期研究發現,因為上游淡水減少,海水入侵、地下水鹽化和土壤鹽分波動等現象可能嚴重影響孟加拉的糧食生產。

週五, 14 十月 2016 17:34

鳥╳稻田╳田寮洋

佇足田寮洋是倔強的信念使然。

 

身為一個賞鳥人,總是有追求「稀有」鳥類的渴望。在這個渴望下,賞鳥人互相分享稀有鳥類的資訊,展開一個又一個的追鳥行程。在追鳥的過程中,發現記得的只有那隻稀有的鳥,關於環境一點印象都沒有。滿足的自己的慾望,然後呢?失去了對鳥的尊重、對環境的認識、與鳥偶然相遇的感動。我要拿回那些我所忽略的一切,就這在這樣的倔強下,我泡進了田寮洋,更深入的了解濕地、更深刻的認識了這塊土地。

 

這一個停留,就是三年。在大學這輕狂的年代,我在這片土地上成長。

 

一絲微風吹送涼意,叮嚀著夏天到了尾巴。貢寮內寮山村依傍著丘陵起伏的水梯田,雖比平地晚一個月收割,這時已收成完畢,田裡留著綁成一把一把的稻桿,以及燒過的痕跡,農地上仍蓄滿水,秋意悄悄爬上田邊。

 

終年湛水、本地育秧、無農藥除草劑、12馬以下機械或人力牛力耕作、 防除外來入侵種,構築貢寮水梯田獨特的農田地景,獨領風騷,成了崇尚生態農法的各路人馬朝聖必到之地。

 

接連兩個颱風,烏來山區的松蘿湖難得的滿水位,傍晚出現在十字越嶺鞍部的山友,特地前來,回程滿意的說,水很多,湖都滿了!能見證這一刻似乎是莫大的榮幸。

 

9月莫蘭蒂、馬勒卡接連過境,梅姬來訪前,宜蘭山區氤氳飽滿的水氣,從台北出發者始料未及。進入松蘿湖山徑,天空飄起雨來,雨勢忽大忽小,似乎並不適合登山;不過對巡山員而言,卻是難得觀察水位的良機。

想親近台灣第二高峰──海拔3886公尺高的雪山,最便捷的途徑,是從武陵農場海拔2140公尺的登山口,自波光粼粼的大水池登山口起登,只消兩日便能來回這宏偉壯闊的美麗大山,一覽冰河時代,冰川所雕琢這讓人心醉的峰嶺。

 

從雪山三六九山莊出發,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步行,穿過著名的冷杉黑森林後,刺眼的陽光突然灑下、眼前豁然開朗:巨大的圈谷、不起眼的擦痕、地表隆起的冰坎......。冰河在雪山山脈的主人身上,留下了許多獨一無二的傷疤,震撼著每一個低頭造訪的登山者們,也成為了台灣海拔最高的地質景觀教室。在這裡,可以找到許多高緯度國家才看得見的冰蝕地形,那是台灣曾有過冰河足跡的證明。

第 1 頁,共 23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