鰲鼓不但有濕地,更有北緯23.5度北回歸線上,難能可貴的平地森林。冬日的鰲鼓溼地,總令賞鳥的人心滿意足,為了候鳥湧入的人群,也為當地居民帶來不容錯過的熱鬧氣氛。東石不但有溼地、候鳥、牛奶蚵三寶;溼地中,更有黑面琵鷺、高蹺鴴以及反嘴鴴國際級三寶,到鰲鼓一次滿足!

卡卡杜每年平均有接近25萬人來訪,為的是體驗其獨特的生物、文化氛圍。最有名的景點是Ubirr岩石、Yellow Water Billabong、科波菲爾休閒保護區、Koolpin峽谷,和Warradjan文化中心。

1993年第一次 「國際哈尼族文化研討會」期間,來自中國、荷蘭、日本、美國、英國、泰國等10多個國家的100多名代表前往參觀勝村鄉全福莊哈尼梯田,深為其景觀的壯麗與文化的豐富所折服。1995年,法國人類學家歐也納博士也來元陽觀覽老虎嘴梯田,他讚嘆:「哈尼族的梯田是真正的大地藝術,是真正的大地雕塑,而哈尼族就是真正的大地藝術家!」

佛羅里達大沼澤為世界三大重要濕地之一,160公里長,97公里寬的草地沼澤生長大量水草,為14種瀕臨絕種、9種高危險種類生物的最後棲息地,也是國際認可保存最多元物種的地域。

貢寮依山傍水,在山與海交界的內寮山區水梯田,存在已有百年以上歷史。隨著四季的綿延更替,浮雲下的潔淨溪谷裡,先民砌石成階、悉心維護的水梯田及衍生的灌溉水道被森林環抱著,吸引了許多森林邊緣生物棲息,保存了多樣的自然生態,也提供了農村生計生活,兼備地景美學和文化傳承的意義。

提到貢寮,你會想到什麼?核電廠興建爭議、音樂季或是東北角著名風景區?你能想像貢寮地區也有澄黃金穗稻浪、層次井然的水田景觀嗎?位在較內陸的吉林村內寮山谷,便能見到那份山間農村特有的淳樸靜謐風貌。

漢民族善於逐溪河拓荒墾地,最終卻仍不得不在自然的力量下,棄守經營多年的家園。村落遷走了,耕地荒廢了,然而這片土地卻又彷彿受到300年前的召喚,在不為人知間,逐漸重回潮汐相伴的往昔。良田不在,紅樹林悄悄進駐;往日農夫彎腰收穫的場景,也轉換成潮間帶的蝦蟹橫行。滄海桑田的變化,映照人世的數百年聚散,但在天地間卻是區區如彈指!

坐落在臺南市學甲區北方,鄰近北門區南鯤鯓代天府的筏仔頭聚落,因位在急水溪畔,溪水經常氾濫,當地民眾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遷村,但所屬的耕地因地層下陷長期沉浸於溪水中,形成一大片溼地。

鮮為人知的成龍溼地,依傍於雲林縣口湖鄉成龍村,早期這裡原是一片農地風貌,卻因嚴重天災與人為因素,變成了荒地景觀。農業的消退讓部分居民無法擺脫困頓的生活,漸漸地,居民出走,離開了家園、遠離了土地,獨留在村莊裡的僅是老人講古與小孩玩鬧,穿插在溼地的靜默中,時間與空間彷彿停滯了,令人不勝唏噓。 

成龍溼地位於雲林縣口湖鄉成龍村,相鄰蚵寮村、臺子村、湖口村、梧北村等十足鄉土味名稱的村莊;「成龍村」的奇特名稱總讓途經臺17線的旅客好奇之餘,仿若也成了這個純樸小村莊、這片溼地興衰演變的最佳寫照。

第 1 頁,共 17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