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西南沿海因地層下陷,使得曾經興盛的產業沒落。為了減緩地層下陷,林務局透過生態補貼,讓一部分原來有農耕行為的土地休耕、維持自然演替的狀態,讓土地獲得休養。但是,如何讓這些地區聚落住得心安,甚至重現過去的繁榮,向來是重要功課。

在每天的生活中,「米」是台灣人最不可或缺的主食,早餐吃的飯團、中午吃的排骨便當、晚上吃的咖哩飯;但有沒有想過,米是從什麼樣的地方生長起來的呢?一般提到稻米時,除了插秧時小小綠綠的苗株、成熟後迎風搖盪的金黃稻穗,以及收割後一堆堆的黃黃的稻梗外,腦海中還會浮現出哪些東西呢?

美麗婆娑的太平洋等待人們前來東海岸朝聖,不過在這裡等待著的,多半是如台灣任何一處常見海灘、散布砂石間的海洋廢棄物。文字創作者譚凱聰受海洋感召,除了親手移除海廢將帶給環境的危害,還發起「海廢.活詩集」藝術小旅行,邀請民眾身體力行淨灘,也重新認識海廢帶給人類的影響。

台灣國土三法的第二塊拼圖,位居海岸管理最上位法源的《海岸管理法》今年1月三讀通過,明定未來沙灘不可擅自圈地獨佔,台東縣東河鄉鄉長陳式鴻卻認為此法將大片東河鄉土地的權責劃歸中央,行政範圍將僅剩零星山區村落,違背地方自治的精神。

「出生30多年後,洄游至父祖鄉土,以稻為生活之本。人土相依成為佳,田土相合是鄉里。回到佳里務農生活。」如何的際遇,讓都市裡長成的楊淑華脫掉鞋子走進土裡,從澳洲到泰國,從美濃到宜蘭,從老師到NGOs工作,越來越靠近土地農地,最後回到家鄉開始務農生活。

冬日的小琉球氣候依舊和煦,一早出門,戶外穿著薄長衣,仍讓陽光微微逼出汗。騎著機車環島漫遊,不時遇到三五成群或倆倆成雙的遊客,錯身而過。旅店的員工說,這個季節是淡季,旅客明顯的少,卻舒服得讓人流連忘返。

環島公路隨時都可以停下來觀賞海岸線,一些地方也設置涼亭、賞景台,機車停在一邊就可以靠近海岸眺望,或坐下來休息。

如何善用我們的地下水庫是本世紀蓄水空間新思維。屏東科技大學工學院長丁澈士長久來關注地下水庫的利用,這幾年,屏東縣政府在來義、萬巒與新埤鄉交界,開挖大潮州地下水人工補注湖,便成為一項重要的觀察指標。

豐濱新社村Dipit部落水梯田旁,一排竹子敲打著鐵器發出咚咚咚的聲音,一旁忙著農事的Fayi、Faki,好像回到小時候跟著他們的Fayi、Faki在田裡工作的情境,就是這樣的咚咚咚聲音,讓他們確信嚇跑雀鳥,讓水稻豐收!

春天的奧萬大是熱鬧的,只是這份熱鬧並不屬於人們。4月份的清晨,鳥兒們聒噪的評論天氣、食物,以及育兒經,躲在葉片間的毛毛蟲,小心翼翼閃躲鳥兒們的注意,一邊努力啃食葉片,想著趕緊變態遠飛,才動著這個意念,葉子也跟著晃動了。 

長得茂盛的山櫻樹,經過一個冬季在人們以誇讚餵養後,結出豐盛的果實,它們不在乎鳥兒啄食,只希望飽食的鳥兒,將種子帶到更遠的地方落地生根,壯大山櫻的族群。 

我相信,一個有文明的城市,不會用近代的建設,完全取代舊有的建築;不會讓水泥的構造,填塞每一寸的空間;不會讓道路,將都市切割得零碎;不會讓人為活動的噪音,擴散到城市的每個角落。


文明的城市,會保留一些舊有的遺跡,讓未來與歷史,在現今有個相遇之處,讓孩子們知道,我們不是活在斷裂的世代,而是,秉持舊有美好的傳承。

第 1 頁,共 2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