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21 十一月 2011 16:07

闢建城市濕地 年底成真 2011.11.02

濕地生態不只停留在臨河的高灘地,新北市政府在高速公路橋下闢建城市濕地,引入圳溝及生活污水打造濕地,預計年底完工後開放,環保局表示,都會型濕地不常見,這是首度試辦。

環保局長鄧家基說,都市區的空地常被垃圾堆置或民眾拿來種菜,近幾年環保局在高灘地推動濕地生態成效不錯,棲地生態多樣性,也成為環境教育及民眾休憩的空間,目前計畫將河灘地的濕地延伸到都會區,方便民眾接近。

「美國景觀建築協會」ASLA( American Society of Landscape Architects)日前公布2011年評選結果,中山大學規畫「鰲鼓溼地森林園區」勇奪分析規畫領域專業組首獎,這是台灣在此世界級大賽第一次獲殊榮。 今年共有來自世界各國的參賽作品567件,獲獎案件包含綜合設計類9件,分析與規畫類10件,住宅設計類8件。

去年險被政府徵收而聲名大噪的貢寮田寮洋濕地,一直是賞鳥勝地。上周三田寮洋出現一大兩小共三隻鴻雁。由於鴻雁是稀有的冬候鳥,吸引不少賞鳥及好「攝」人士前往。

不過,部分攝影者為捕捉鴻雁振翅高飛的畫面,屢次出現惡意驅趕的行為,包括高聲吆喝、丟石頭等,甚至還要田中耕作老農幫忙「趕鳥」,這幾隻遠渡重洋的鴻雁飽受驚嚇。

林務局保育組長管立豪表示,依野生動物保育法,除非獵捕,否則很難規範;過去曾援引社會秩序維護法「虐待動物」開罰,但田寮洋例子能否定義為「虐待」,恐有爭議。

頗負盛名的台江四草雁鴨季景況一年不如一年,過去雁鴨科水鳥數量曾達幾萬隻,目前卻只有幾百隻,鳥況每況愈下,鳥友懷疑,棲地環境改變,加上濕地不斷開發,造成食源不足,擔心在未來幾年,「四草雁鴨季」恐將成為絕響。

台江國家公園保育研究員蔡金助也表示,造成雁鴨減少的主因,應是魚塭經營型態改變及濕地面積不斷縮減,棲地環境已大不如前。

來到八里渡船頭、八里左岸、挖子尾自然保留區和十三行博物館一帶遊玩,除非是陰雨天,否則千萬不要放棄欣賞這裡的夕陽美景 。只要在日落時分,您看著夕陽灑下餘暉,晚霞將海水渲染成一片金黃,天色變得多姿多彩,在這樣絢麗的畫面中,您一天的疲憊瞬間就消失了。

挖子尾(「嗄嘮別」)在新北市八里區淡水河口南岸。挖子尾自然保留區的入口在「挖子尾聚落」的村口旁,入口前的馬路是「博物館路」,博物館路的西端是著名的「十三行博物館」,而挖子尾自然保留區的入口位於馬路的東端。挖子尾自然保留區為一典型的河口生態系,水筆仔攔截淡水河挾帶之大量泥沙及有機物,形成一片沼澤地。

週一, 21 十一月 2011 15:47

今年第1隻 白面琵鷺現蹤 2011.10.24

東石鰲鼓濕地鳥況佳,除黑面琵鷺,鳥友前天發現1隻白面琵鷺,這是鰲鼓濕地今年第1隻被發現的白面琵鷺。另外,鸕鶿、紅嘴鷗、小水鴨的數量都超過百隻,吸引不少鳥友觀賞。

幾天前,嘉義縣野鳥學會常務監事陳建樺,在鰲鼓濕地發現5隻黑面琵鷺。隔天,陳建樺又在濕地上空發現1隻稀有的過境鳥類白斑軍艦鳥;前天下午,嘉義縣野鳥學會前理事長謝世達,也在濕地西南側的水池發現1隻白面琵鷺,鳥友驚喜連連。

週三, 16 十一月 2011 16:36

哈盆自然保留區:台灣的亞馬遜河

01

位在臺北縣烏來鄉和宜蘭縣員山鄉的交界處,有一處由雪山山脈主、支稜所環抱而成的盆地,珍貴保¬留了臺灣典型的低海拔闊葉森林的完整樣貌,各種昆蟲、鳥類、魚類、哺乳類等活躍其中,可謂北臺灣少數未受破壞的人間仙境!這個地方正是緊臨福山植物園的「哈盆自然保留區」。 

週三, 16 十一月 2011 08:35

最易親近的紅樹林生態教室

01

淡水河在過了關渡後,河道逐漸變寬,在過了淡水竹圍地區後則向左岸形成一個大彎。由於河水流速減緩,使隨河水從上游沖刷而下的泥沙淤積在河道的凹處,漸漸形成沙洲沼澤區。這片沙洲緊貼著河岸,在漲潮時有三分之二區域浸在水中,但在退潮時與陸地間形成一條明顯水道。這個北寬南窄如肝臟的沙洲,就是淡水河紅樹林保留區所在區域。由於距離出海口僅5公里,因潮水漲退,淡鹹水混合,鹽度變化大,這獨特的環境成為水筆仔生長的絕佳環境。 

05

臺南官田素有「菱角之鄉」的稱號,每年6月當一期稻作收割完畢,當地農民便把水田重新注滿水,改種起菱角。於是從中秋節前後一直到12月底的菱角採收期,南臺灣便會出現350公頃的溼地,吸引許多水鳥翩翩進駐;其中最引人矚目的就是拖著長長尾羽、氣質華貴的「菱角鳥」──水雉。 

每到暑期,園區會舉辦溼地營隊,讓學員親自下田體驗種菱角,秋天則邀請學員回來採菱角。透過親手栽種和收穫,希望人們更親近土地和作物,也藉此鼓勵民眾多消費臺灣本土生產的菱角。「吃菱角、助水雉」,唯有臺灣的菱角產業蓬勃起來,才能讓漂亮的水雉有更多的生存空間。

「以前,這座山和後面那座山,全都是梯田,但是因為人口外流,耕作的人變少了,田也跟著休耕、廢耕。」前貢寮國小教師林紋翠指著山頭比劃,放眼所及,幾乎只剩蔓生雜草,不見水梯田蹤影,只剩零星幾塊,還有耕作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