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5 六月 2017 19:01

培力青年入主里山 能登半島推「里山大師」

本報2017年6月15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依山傍海而存的里山,供應人類源源不絕的豐富資源,卻隨著工業化、都市化,逐漸為人們所淡忘。面對極度開發、工業化污染、氣候變遷威脅,更具韌性的里山環境逐漸受到重視。國際間推崇里山倡議,希望能修補人與大自然的關係,不忘大自然所提供的各項生態系服務功能。金澤大學教授中村浩二於能登半島引進「里山大師」,讓年輕世代入主里山,學習自然資源利用之道。

取材於里山的傳統酒桶製作,技藝需導入人才傳承。攝影:廖靜蕙取材於里山的傳統酒桶製作,技藝需導入人才傳承。攝影:廖靜蕙

中村浩二12日在林務局演講中指出,日本常用里山、里海這類名詞指稱山村、漁村,里山提供生態系服務功能,是維繫人類生存的重要資產。例如,里山生產環境或森林提供糧食,就屬於生態系的供給性功能。

里山作為都市與自然環境的緩衝地帶,維繫了生態系服務功能,得以提供人類福祉。2011年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次大會上,「里山倡議」(或理解為「里山行動」)的宣示,更確認了它不可或缺的地位。

這些里山環境,原本在農村和都市之間、世代之間是接續的關係,現在卻呈現斷裂的狀態。中村浩二指出,生活在里山、從事農林水產的人,必須與大自然搏鬥、非常辛苦,但對於都市或年輕人,里山是一種對過去美好的懷想,像烏托邦一樣的存在,二者形成明顯的差距。

維繫里山國際有共識 經營管理不可缺人

里山倡議已成國際共通語言。日本也發展出一套專屬日本國土的「日本里山里海評估」(Japan Satoyama Satoumi Assessment, JSSA),將日本國土分為五大區塊,檢視過去50年來的變化。它依據里山里海現況的評估診斷,給予處遇(解決對策),並付諸行動。

除了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強調里山的重要性,另外,聯合國農糧組織(FAO)的世界農業遺產(GIAHS, Globally Important Agricultural Heritage Systems)、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生物圈保護區(BR, Biosphere Reserves),也都是從里山保存、維繫出發,由分別從三個軸向進行。

全球有37處世界農業遺產,能登半島也是其中一處。聯合國農業遺產認定標準必須是農業生產能保障生計、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功能、知識體系和適用技術、文化,價值體系和社會組織(農業文化)、農業景觀及土地和水資源管理功能。

此外,有別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世界自然遺產」,不能變更、擾動,農業文化遺產則須不斷的經營管理,維持其特有的生產地景與景觀,屬於動態景觀的概念。

然而,要維持世界農業遺產相當困難。中村浩二指出,里山面臨的兩大危機包括,因過度開發及都市化,導致耕地、林業用地的破壞與流失;人口老化或過少造成里山管理經營不足。這些現象普遍存在日本、台灣或菲律賓。能登半島主要問題是管理不足。

能登半島雖與東京面積差不多,但在人口數上,東京1200萬人,能登半島23萬人。由於人口外移,以至於一些農林業缺乏人力經營,這也影響能登半島世界農業遺產的地位。他演講中也提及同樣登錄為世界農業遺產的菲律賓伊富高梯田,因人口老化、管理不足,被列入「危機遺產」。

由於缺乏管理,使得森林的樣貌改變。能登半島60年前曾因砍樹使用,造成山上光禿禿,事隔60年樹雖種回來了,因為使用進口的木材更便宜易得,原本為了利用而種的杉樹乏人問津,任其自生自滅。

金澤大學校區旁的森林,即因缺乏經營管理,使得周遭的孟宗竹林不斷擴大,讓森林更難進入、更無法管理;攀附在林木身上的藤蔓,乏人清除形同枯木。在此條件下,野生動物漸漸靠攏,黑熊、梅花鹿數量越來越多,越靠近人類的聚落,對人類也造成威脅。另外,聚落中的文化祭典無從傳承,一些傳統技藝,如漆器、酒桶等製作技術也後繼無人。

因此,讓年輕人學習利用里山資源、發展技術維繫生計,接手里山資本,成為當急之務。中村浩二的研究團隊即選定45歲以下的人,培育為能登半島「里山大師」。

取材於里山的傳統酒桶製作,技藝需導入人才傳承。攝影:廖靜蕙取材於里山的傳統酒桶製作,技藝需導入人才傳承。攝影:廖靜蕙

大師養成 入主里山

2006年,他們利用企業贊助資金,在能登半島廢校開辦自然學校,大師養成計畫也在此進行,並有5位博士後老師專職。師資也包括,其他大學或實際務農的人。一開始為期兩年,利用每周五、六上課。除了聽講,還有體驗及實習課程。除了當地年輕人,也有從東京、大阪募集而來,想在能登半島工作的人。

不同背景的人,都想在能登半島生活,他們必須清楚自己想在能登半島從事何種工作,這兩年是讓他們探索可能性。可能是保育生物多樣性、與自然環境共生的農林水業,生態旅遊促進都市與農村交流,但都不是志工活動,而須能成為謀生的方式,能在此地安居樂業。由於來自不同的背景和目的,也使得過程中激盪不同的意見,得以交流。兩年的課程結束後須提交畢業論文,發表並通過審查,才能獲得大師的稱號。

里山大師主要是培養承擔能登半島未來的領導人。第一次5年計畫經費來自文部省,5年前計畫經費結束後,還是有人希望課程繼續,於是再用大學的計畫續做3年,課程也縮短為一年;目前已進入第二個3年,目前已有144位里山大師,並維持常態性交流。畢業後也創立協會,讓各界都能參加、交換心得。

這個經驗也複製到菲律賓的伊富高島梯田,今年3月完成的第一期三年計畫,第二個三年計畫由6月1日開始,並由伊富高當地人承接。

中村浩二說,里山倡議的目標是與大自然共生共存,若能從精神上了解里山的意義和價值,就能成為全球性共同致力的目標。期待台灣也能著手里山人才的培育,無論是里山倡議或農業遺產都能與國際交流。

中村浩二簡介

日本金澤大學里山里海計畫主持人;金澤大學位於日本石川縣金澤市,臨近於世界農業遺產(GIAHS)的「能登的里山里海」。15年來成立、主持「角間の里山自然学校」,並發展「里山大師」(Noto Satoyama Meister Program)養成計畫,在日本能登半島、菲律賓伊富高梯田培育近200人才。

中村浩二教授提及,由於里山一詞易使人聯想到日本,聯合國希望給人較中性的印象;國內亦有學者使用「社會生態生產地景」(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s, SEPL)來替代。本文所稱的「里山」,即泛指里山、里海、里地或「社會生態生產地景」。

附加資訊

  • 時間: 2017
  • 地區: 北部

國內新聞篩選

地區

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