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21 十二月 2016 14:30

知本濕地活化記

2014年底,兩隻東方白鸛在台東現身,成為賞鳥界的大新聞。

 

這種當地十年未見的稀有迷鳥,自北溫帶一路飛抵台灣,沿著山脈或海岸線南下,在台灣東南角選擇這棲息數日的地點,位在知本溪口北岸,一處草澤環繞的淡水湖泊,在地稱為「知本濕地」。因先前唐白鷺與琵嘴鷸的發現記錄,加上其他稀有鳥種頻繁造訪,知本濕地早已被國際鳥盟劃為「重要野鳥棲地」。

 

然而在東方白鸛降臨幾週後,2015年的知本濕地很快有了更大的新聞——濕地東南側出海口遭不明人士以怪手掘開,湖水湧流入海,僅剩下幾窪小水池。


我相信,一個有文明的城市,不會用近代的建設,完全取代舊有的建築;不會讓水泥的構造,填塞每一寸的空間;不會讓道路,將都市切割得零碎;不會讓人為活動的噪音,擴散到城市的每個角落。


文明的城市,會保留一些舊有的遺跡,讓未來與歷史,在現今有個相遇之處,讓孩子們知道,我們不是活在斷裂的世代,而是,秉持舊有美好的傳承。


 

貢德氏赤蛙,是台灣最活躍的蛙種之一,牠們有高度的遷移性,能夠順著灌溉水路與排水路,多次進出水稻田。

 

牠們常在一個夜晚,吃幾個田區的昆蟲。當農田成為都巿,灌溉、排水路變成馬路下的排水管,牠們仍然進出排水管。

 

牠們的鳴叫像狗吠,所以,我會傾聽貢德氏赤蛙的叫聲,如果傳自地下,就知道那裡有排水管,順著排水管走,也許可以找到水的源頭。


台北市是個盆地,盆地的迎風面,截留了許多東北季風帶來的雨量,有些雨水在盆地山崙之間形成野溪、小澗;有些滲入地下,而後慢慢在山崙與平地接觸的地方滲漏而出,形成水潭。

 

但是,都市化的過程,大部分的野溪、小澗接上排水管,或是將水潭排乾,填上砂石改成建地。如今,大部分的水潭已經消失。

我第二次來到這裡,帶著1904年的「台灣堡圖」,開始比對。


 

蛙類的保育,與其他動、植物保育最大的不同在於——不是蛙類的種類變少了,也不是蛙的踪跡不見了,而是在蛙類的受傷,殘肢、斷腿,令人不忍。


科學史上最著名的蛙類保護案例,是由一群小學生所發起的。地點是位於美國與加拿大之間的廣大丘陵,稱為哥倫比亞盆地。該區土壤肥沃,只是年降雨量約 254mm,不足以提供農作物生長所需。


週三, 30 十一月 2016 00:00

氣候變遷下的濕地系統

面對開發破壞的大背景下,傳統的濕地保育,著重在維護生物棲地的功能上,濕地上的生物多樣性,成為重要指標,作為評定濕地保護等級的依據。但是在現今氣候變遷的因素下,乾旱、洪泛的來臨,更讓人注意到濕地系統,在調節水資源,以及改變微氣候的重要功能,甚至保護濕地,不該是點狀式的指定保護,而是該帶有流域觀念的系統思考。

 

國際的濕地保護運動,興起於1970年代,針對高度開發的環境,注意到全球濕地的消失。


第 1 頁,共 17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