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腳浸入冰涼的梯田泥水中,環繞我的不只是水稻,在田中更多的是各式各樣的水生植物。著迷於它們而目不暇給的我,已經不太在意頭頂的烈日,興奮的紀錄水田中的物種。踏進貢寮的梯田,對我而言是充滿雀躍與驚嘆的。雀躍,是因為好多我第一次見或好久不見的植物就在眼前;驚嘆,是源於在這人類開拓出的地景中,卻有著非常高的生物多樣性。

 

這處水生植物天堂,就坐落在雪山山脈往東北延伸的最末端,是每年迎接東北季風的前線山嶺之一。貢寮的先民沿著山,將原本傾斜的山坡,一階一階闢成平台以種植水稻維生。據當地居民所言,過去其實滿山梯田,但現在多數都因棄耕而還原成森林。


 

「親眼見到的美好,會讓人想將其保留著,但現在的孩子們所見到的世界,已經跟過往大不相同了。」

 

從小在田野間玩耍長大的黃玉玲老師,擔任國小自然科教師多年,在有了小孩後,回想起自己童年時的回憶,於是帶著孩子參加了許多親子野觀的活動,自己也多接觸了許多不同領域的夥伴。


週五, 18 十一月 2016 18:07

以願望為名的神秘沼澤——平安池

記憶中的沼澤,多是密生水草、水色深不見底、蚊蟲環繞、野鴨成群,腳踩進去就會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低窪之境,座落在平原、淺山、河口附近。但其實,在台灣的深山之中,也藏著為數不少的沼澤,有著不同於湖泊的狂野面貌。

 

今天的主角,在台灣眾多高山湖泊中,是數一數二神秘的存在。這座湖泊所存在的位置,是不管從任何角度前往拜訪,都需要整整三天腳程,才能抵達的渺遠深山之中。沒有任何學術研究、沒有任何系統性的調查、更沒有太多的文獻描述,有的只是登山者們行經此地時,對這個安詳的大水池,所按下的幾次快門、與筆記本上的碳粉痕跡罷了。


「出生30多年後,洄游至父祖鄉土,以稻為生活之本。人土相依成為佳,田土相合是鄉里。回到佳里務農生活。」如何的際遇,讓都市裡長成的楊淑華脫掉鞋子走進土裡,從澳洲到泰國,從美濃到宜蘭,從老師到NGOs工作,越來越靠近土地農地,最後回到家鄉開始務農生活。


 

體色帶有條紋的小魚,群游飛快地穿梭於潔淨湧泉的水草叢中,群體中的雄性個體閃耀著藍色與紅色的光芒,相對地雌性顯得婉約低調許多,只剩黑灰的條紋及眼眶上端一抹紅韻,提醒著人們牠們的真實身分。而這一幕,無時無刻不在五溝水濕地的水底森林中上演著,牠們是誰呢?這是一群叫條紋小䰾的美麗原生魚類。

 

條紋小䰾的名稱聽來陌生,但在老一輩台灣人的記憶中,卻也未必對牠一無所知。原本這種小魚的蹤跡應該遍布台灣南部各處的河流中,曾幾何時,環境的破壞、不當的水圳工程與河道管理,讓這些美麗的小魚在各處河域中逐漸減少甚至消失。


 

孟加拉是全球氣候變遷風險最高的國家,面對海水不斷入侵低窪陸地,為了保障糧食生產,當地非政府組織教導農民把土壤堆成一排排約90公分高、1公尺寬的土堆,在上面種植各種蔬菜,土堆之間的溝則積水養魚。這種名為「Sarjan」的新農法已相當盛行,也成功提升了氣候變遷之下的作物產量。

 

孟加拉灣南部的潮汐河口和泛濫平原地勢低漥、人口稠密。這裡的耕地佔全國的30%。一份近期研究發現,因為上游淡水減少,海水入侵、地下水鹽化和土壤鹽分波動等現象可能嚴重影響孟加拉的糧食生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