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這裡並不屬於保護區。」認真盡責但又偷偷坑殺我們保護區入場費的導遊菲利普如是說。

 

「那些水羚、斑馬、長頸鹿會在這裡,是因為這裡是私人土地,樹沒有被砍掉變成農場。所以牠們居住的地方受到保護」。

 

仍然沉浸在湖邊遼闊風光的我,當下並不知道剛剛離開的,其實是肯亞境內的5處拉薩姆濕地之一,高原上唯二的淡水湖泊。也不知道所謂「哇喔是個保護良好的湖泊」這印象,只是時空中當下的剪影一瞬。直到旅程歸來後,看著電腦裡滿坑滿谷的照片,才興起追尋這片土地歷史、脈絡的念頭。


一開始是沒有預料到的。

 

或者說,以我自己的刻板印象,怎麼也想像不到會有這麼遼闊的一片湖面,躍然於眼前。

 

若問說在抵達這國度之前,對於東非、肯亞的印像為何?最先大概是在金色莽原的片片滾雲下,朝著遼闊大地怒吼的煞氣雄獅。再來就是從草原到雨林都橫衝直撞的疣豬和狐獴。除了雄獅白天很懶不會沒事爬那麼高去練嗓子,狐獴也遠在望穿秋水的非洲南部之外,其他部分大致符合沿途所見的景象。


隨著濃郁甘醇的阿薩姆紅茶香,阿薩姆邦之名傳遍全世界。這片位於印度東北部、喜馬拉雅山麓的遼闊大地,有一片珍貴濕地,她是印度獨角犀牛(Indian Rhino)的最後棲息地,也是其他十數種瀕臨滅絕動物的家園。為了讓野生動物安心生存,此處成立了卡齊蘭加國家公園(Kaziranga National Park)。


這是一段從沙巴(Sabah)西南的山上開始的熱帶小島之旅。京那峇河(Kinabatangan)經過山區、雨林、濕地,沿路有紅毛猩猩(orang-utan)、長鼻猴(proboscis monkey)、侏儒象(pygmy elephant)、鱷魚、犀鳥等熱帶多彩的野生動物相伴,最後,在婆羅洲(Borneo)蜿蜒560 公里的旅程結束,在東北角的蘇祿海(Sulu Sea)畫上終點。

京那峇河系列故事一將以京那峇河下游的雨林及京那峇動物保護區為主,隨著觀光客的腳步來看此地瀕臨絕種的動物們以及棲地遭到破壞的問題。故事下篇將介紹京那峇河出海口的濕地,以及濕地保育的全面性思考。


一樣的河水,但中下游兩岸的雨林和出海口的濕地卻有著不同的命運。雨林區因為油棕櫚農園的大量開發,造成野生動物棲地的破壞與碎裂,濕地區則因被劃為國際重要濕地,幸運免於危難。然而,河水終再度串起兩地的命運。

京那峇河系列故事一將以京那峇河下游的雨林及京那峇動物保護區為主,隨著觀光客的腳步來看此地瀕臨絕種的動物們以及棲地遭到破壞的問題。故事下篇將介紹京那峇河出海口的濕地,以及濕地保育的全面性思考。


芬迪灣位於加拿大東南部大西洋沿岸,是世界海潮潮差最大的海灣。來到芬迪灣,可得先查好每日潮汐時間表,才不會錯過14到16公尺高的漲潮奇觀。潮起潮落間,芬迪灣展現出截然不同的地貌,對此地動植物生存必須面對的挑戰


最先前一頁12345下一個最後
第 1 頁,共 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