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芬迪灣 潮差16公尺的繽紛生態

芬迪灣位於加拿大東南部大西洋沿岸,是世界海潮潮差最大的海灣。來到芬迪灣,可得先查好每日潮汐時間表,才不會錯過14到16公尺高的漲潮奇觀。潮起潮落間,芬迪灣展現出截然不同的地貌,對此地動植物生存必須面對的挑戰。

潮水、岩石交織的景觀

漲潮時碼頭邊的船,退潮時停留在乾涸的河床上,路上不能行舟,這裡的活動隨潮汐而行。在奇內克托灣的好望岩(Hopewell Rocks)亦是如此。當你在海灘觀賞這些奇特的岩石時,可得注意漲潮的時間,幾個小時後,這裡將被淹沒,只留下紅色岩石兀立在湛藍海洋中。

芬迪灣潮差如此大的原因有兩個。由於這是一個狹長的海灣,強勁的波浪一路傳到漏斗型的海灣內部,加上海水產生的共振效應,潮水被推向最高點。每次漲潮時,有多達1,600億噸的海水衝進芬迪灣,這已經超過全世界所有淡水河水量的總合了。一路往前衝的潮水甚至湧入佩提科迪亞克河(Petitcodiac River),將河水推高,逆向倒流,這也是來到芬迪灣不容錯過的奇景。

世界潮差最大的海灣:加拿大芬迪灣 Bay Of Fundy, World's Highest Tides,圖片截自:Google Map

芬迪灣原本是陸地峽谷,冰河時期結束後才形成海灣。至今,冰雪風雨仍持續侵蝕岩石,強勁的潮汐日夜沖刷著底下的岩層,讓芬迪灣的各處展現多樣風貌。灣口的大馬蘭島可以找到海蝕崖跟火山地形;聖馬丁斯有海蝕洞;好望岩則是砂岩峭壁與岩石群;黃金岬是火山峭壁;五島省立公園(Five Islands Provincial Park)則有火山島。

冰雪風雨仍持續侵蝕岩石,強勁的潮汐日夜沖刷著底下的岩層,讓芬迪灣的各處展現多樣風貌。(動物星球頻道提供)

好望岩的岩石將芬迪灣的歷史往前推向3億5千萬年前的石炭紀時代。石頭跟卵石持續沉積,百萬年後形成岩石層。受到地殼活動影響,礫岩、砂岩和頁岩被抬高,產生30~45度角的傾斜。受到擠壓的岩石層裂開,在雨水跟冰雪的助長下,垂直的裂縫持續擴大、崩裂,最後形成岩石群。

化石靜靜訴說著遠古時期的歷史,5億年前三葉蟲的化石就出現在芬迪灣。喬金斯化石斷崖( Joggins Fossil Cliffs)是世界級古生物學遺址。化石岩壁上有石炭紀時期的動植物化石-節肢動物、昆蟲、兩棲類,以及牠們所生活的雨林化石。1852年, 地質學家查爾斯·萊爾(Sir  Charles Lyell)和威廉道生(Sir William Dawson)在此發現最早的爬蟲類化石。2億年前的恐龍骨骼化石,如今被保存在帕斯伯勒(Parrsboro)的地質博物館中。三疊紀末期與侏儸紀初期的恐龍化石都在這裡被發現,這在地質學中有特殊的意義。

欣賞雄偉的岩石之餘,不妨到海灘走走。瑪莉岬(Mary's Point) 離好望岩不遠。這裡是淤泥和砂土的組成的泥灘。潮水退去時,溫暖陽光的照射在延連數平方公里的泥灘上,是甲殼動物和軟體動物的樂園。夏季遷徙濱鳥(shorebird)來此大快朵頤,人們則來此處觀鳥。

而泥炭沼(peat bog)又有什麼特殊景觀呢?由於長期積水,枯葉和木頭無法完全分解,這裡逐漸形成厚厚的酸性泥炭層,只有少數類型的植物能生存,美麗的茅膏菜(Drosera)是其中之一。它的葉表密佈腺毛,分泌出的黏液宛若露珠般晶瑩,美麗卻危險,小昆蟲一旦被黏住,就會變成它的餐點。

密克馬克的芬迪灣傳說

遠在阿卡迪亞人(Acadians)和英國移民來到芬迪灣之前,密克馬克(Mi'kmaq)人已在芬迪灣居住數千年,文化早已與芬迪灣融為一體。在密克馬克傳說裡,遠古時代的密克馬克族人在逃離鯨魚監禁時,在海灘上被抓到,變成了石頭。看那好望岩的側面,不就是密克馬克族人的臉龐嗎?

至於芬迪灣的潮水,那是神靈與鯨魚的傑作啊。因為偉大的神明格魯斯卡普(Glooscap)想在芬迪灣裡沐浴,命令海狸建造水壩將入口處攔住。水流受阻,惹惱了鯨魚,鯨魚用尾鰭將水壩打壞。巨大的騷動讓芬迪灣的海水至今依舊大起大落著。

獨一無二的地景,海陸並存的生態系,悠久的人文遺產,芬迪灣被選定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生物圈保護區,麋鹿是這裡的長期住民。(動物星球頻道提供)

獨一無二的地景,海陸並存的生態系,悠久的人文遺產,芬迪灣被選定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生物圈保護區(UNESCO-designated Fundy Biosphere Reserve)。相關計畫包含教育推廣、生態旅遊、生態步道,以及生物監測計畫等。他們與當地社群共同合作,記錄那些未被寫下的故事。

在一片發展綠能的聲浪中,芬迪灣巨大的潮差,被視為潮汐能發電的最佳地點。由於渦輪機在海裡運轉時,會對潮汐產生影響,例如減少潮差和潮水速度等。當影響程度超過5%時,海洋生態將會出現危機,浮游生物的死亡,讓魚類、鳥類的生存受到威脅。加拿大Acadia 大學Justine McMillan與Megan Lickley 的研究報告指出,如果把對全區潮汐的影響控制在低於6%的情況下,芬迪灣仍可產生2.5 GW的電力。Nova Scotia 能源公司估算,這足以供應80萬家戶的用電需求。然而,芬迪灣的生態是否會為之改變呢?

孤獨的寒冬與喧鬧的夏日

芬迪灣的冬季嚴寒,潮汐夾雜著冰塊,推撞的聲音中,萬物沉睡著。遠方的貴客隨著夏季的腳步同時來到,牠們是遷徙而來的海洋動物與濱鳥。這裡豐盛的盛宴,供牠們撫育下一代,在下一趟長征的旅途前,盡可能的補充營養。

潮汐擾動著海水,帶動海底養分豐富的冷水湧升,構成浮游生物生長的理想條件。浮游生物供養著珊瑚、海葵與海鞘。磷蝦大量生長,提供鯨、鯊、龍蝦充足的食物來源,形成芬迪灣富饒的海洋生態系。

在夏天,芬迪灣為超過300隻鯨魚提供食宿。這裡可欣賞到12種鯨魚。大翅鯨(humpback whale)、長鬚鯨(fin whale)、抹香鯨(sperm whale)與露脊鯨(right whale)等,都帶著幼鯨聚集在此。

芬迪灣為超過300隻鯨魚提供食宿。這裡可欣賞到12種鯨魚。(動物星球頻道提供)

夏日天際也不寂寞,這是候鳥的季節。白嘴潛鳥(common loon)、金翅雀(goldfinch),遊隼(peregrine falcon)來此享受陽光海灘與美食。半蹼鴴(semipalmated plover)看上泥灘上的螻蛄蝦(mud shrimp),成千上萬隻的半蹼鴴從北極飛來,在飛往南美洲過冬的路上,芬迪灣是牠們的休息站。全世界有七成五的半蹼鴴,夏天都在這裡停留。

夏日天際也不寂寞,候鳥紛紛來芬迪灣享受陽光海灘與美食。(動物星球頻道提供)

海狸(beaver)和麋鹿是這裡的長期住民,牠們必須為過冬做準備。海狸住在海跟森林的邊緣。春夏之際,牠們忙於建造補修水壩,秋季期間則忙著累積樹枝,做為冬季的儲備糧食。麋鹿也是濕地的愛好者,夏天的濕地既清涼又能食用水生植物,但冬天就太冷了。牠們退回森林中,用濃密的毛皮抵禦嚴寒的風雪,等待春天再次降臨。

動物星球頻道《濕地生活圈》介紹一系列國外濕地。在加拿大芬迪灣特輯中,可以看見大自然的偉大傑作,世界最大潮汐。潮汐變化如何為芬迪灣帶來生命力,又如何考驗生活其中的生物?鯨魚悠游的海洋,濱鳥飛翔的天際,盡在芬迪灣。

※ 精彩影片搶先看

 

--------------------------------------------------------------------------------------------------------------------------------------------------

※ 本文與台灣濕地網動物星球頻道合作刊登

《濕地生活圈》將於5/7起週四晚間9點於動物星球頻道首播;每週六中午12點以及晚間6點重播。節目內容及相關活動請詳見動物星球頻道節目網站

※ 回答節目問題,贏得台灣親子生態之旅!點我了解更多!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閱讀 1501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三, 20 五 2015 1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