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西南沿海因地層下陷,使得曾經興盛的產業沒落。為了減緩地層下陷,林務局透過生態補貼,讓一部分原來有農耕行為的土地休耕、維持自然演替的狀態,讓土地獲得休養。但是,如何讓這些地區聚落住得心安,甚至重現過去的繁榮,向來是重要功課。


年輕的田董米經理林哲安拿著剛做好的鬆餅,邀請路過的消費者試吃,一邊說明鬆餅粉的來歷。鬆餅的主要成分鬆餅粉,百分百來自蘭陽溪水田,不但自產自消,更來自水田濕地、能保育水鳥!


如何善用我們的地下水庫是本世紀蓄水空間新思維。屏東科技大學工學院長丁澈士長久來關注地下水庫的利用,這幾年,屏東縣政府在來義、萬巒與新埤鄉交界,開挖大潮州地下水人工補注湖,便成為一項重要的觀察指標。


豐濱新社村Dipit部落水梯田旁,一排竹子敲打著鐵器發出咚咚咚的聲音,一旁忙著農事的Fayi、Faki,好像回到小時候跟著他們的Fayi、Faki在田裡工作的情境,就是這樣的咚咚咚聲音,讓他們確信嚇跑雀鳥,讓水稻豐收!


 

早晨七點多鐘,水漾森林露水消退,陽光灑滿水面,逼退昨夜穿著的厚衣物。藪鳥、繡眼畫眉、青背山雀等群鳥的叫聲此起彼落。以鳥叫聲為伴,沿著湖邊環視水漾森林,一路走到出水口,嘉義林區管理處阿里山工作站主任賴龍輝指出擋住出水口的岩壁,解釋堰塞湖沒有潰堤的可能因素。

 

堰塞湖大多是臨時形成的脆弱水塘,最擔心潰堤造成中下游聚落災害,因此必須長期監測。水漾森林面積約6公頃,出水口因有岩盤阻擋,評估後認定暫時不會因潰堤影響豐山村。


 

「人在大自然看到有水流動,會有安心與愉快的感覺,河川是自然與水之間重要的連結。」在日本研究多摩川源流40年的中村文明這麼說。源流研究從河川源頭所在地的森林,沿著河流追溯沿途聚落和河川的關係。台灣有著同樣豐富迷人的河川,其中之一,是發源於玉山的楠梓仙溪,在與荖濃溪會合成為高屏溪之前,沿途發生的故事,絕對不容錯過。

 

楠梓仙溪的源頭處,位於海拔2200公尺,湍急冷冽的溪流中甚至沒有魚,一直要到那瑪夏區,人們開始注意到台灣原生淡水魚多麼活力充沛的生活著,並為這豐富的自然養分舉辦祭典。到了漢人聚落,成了口中的旗山溪。 


第 1 頁,共 19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