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七點多鐘,水漾森林露水消退,陽光灑滿水面,逼退昨夜穿著的厚衣物。藪鳥、繡眼畫眉、青背山雀等群鳥的叫聲此起彼落。以鳥叫聲為伴,沿著湖邊環視水漾森林,一路走到出水口,嘉義林區管理處阿里山工作站主任賴龍輝指出擋住出水口的岩壁,解釋堰塞湖沒有潰堤的可能因素。

 

堰塞湖大多是臨時形成的脆弱水塘,最擔心潰堤造成中下游聚落災害,因此必須長期監測。水漾森林面積約6公頃,出水口因有岩盤阻擋,評估後認定暫時不會因潰堤影響豐山村。


 

「人在大自然看到有水流動,會有安心與愉快的感覺,河川是自然與水之間重要的連結。」在日本研究多摩川源流40年的中村文明這麼說。源流研究從河川源頭所在地的森林,沿著河流追溯沿途聚落和河川的關係。台灣有著同樣豐富迷人的河川,其中之一,是發源於玉山的楠梓仙溪,在與荖濃溪會合成為高屏溪之前,沿途發生的故事,絕對不容錯過。

 

楠梓仙溪的源頭處,位於海拔2200公尺,湍急冷冽的溪流中甚至沒有魚,一直要到那瑪夏區,人們開始注意到台灣原生淡水魚多麼活力充沛的生活著,並為這豐富的自然養分舉辦祭典。到了漢人聚落,成了口中的旗山溪。 


春天的奧萬大是熱鬧的,只是這份熱鬧並不屬於人們。4月份的清晨,鳥兒們聒噪的評論天氣、食物,以及育兒經,躲在葉片間的毛毛蟲,小心翼翼閃躲鳥兒們的注意,一邊努力啃食葉片,想著趕緊變態遠飛,才動著這個意念,葉子也跟著晃動了。 

長得茂盛的山櫻樹,經過一個冬季在人們以誇讚餵養後,結出豐盛的果實,它們不在乎鳥兒啄食,只希望飽食的鳥兒,將種子帶到更遠的地方落地生根,壯大山櫻的族群。 


 

一場風災過後,台東森林公園徹底改頭換臉。經過一天的巡禮,眼目所及都是殘枝枯幹,但琵琶湖清澈依舊,倒影仍清晰映照著災後周遭的變化。「風災之前,琵琶湖不是你現在看到的樣子。」台東縣政府農業處林務科陳韻潔解釋,去年歷經蘇迪勒17級強風考驗,湖畔林木顯得稀疏,在這之前,並非如此。

 

位於卑南溪出海口的「琵琶湖」,是由地下湧泉所形成,30多年前,養鴨人讓鴨子在這裡戲水,隨著養殖規模越挖越大,後來因法令改變,鴨子不來了,留下這個大水塘;隨著經濟發展,人們休閒需求增加,形狀類似琵琶而賦予琵琶湖的名稱,結合幾座人工湖及出海口這片防風林,成為臺東森林公園。


 

一絲微風吹送涼意,叮嚀著夏天到了尾巴。貢寮內寮山村依傍著丘陵起伏的水梯田,雖比平地晚一個月收割,這時已收成完畢,田裡留著綁成一把一把的稻桿,以及燒過的痕跡,農地上仍蓄滿水,秋意悄悄爬上田邊。

 

終年湛水、本地育秧、無農藥除草劑、12馬以下機械或人力牛力耕作、 防除外來入侵種,構築貢寮水梯田獨特的農田地景,獨領風騷,成了崇尚生態農法的各路人馬朝聖必到之地。


 

接連兩個颱風,烏來山區的松蘿湖難得的滿水位,傍晚出現在十字越嶺鞍部的山友,特地前來,回程滿意的說,水很多,湖都滿了!能見證這一刻似乎是莫大的榮幸。

 

9月莫蘭蒂、馬勒卡接連過境,梅姬來訪前,宜蘭山區氤氳飽滿的水氣,從台北出發者始料未及。進入松蘿湖山徑,天空飄起雨來,雨勢忽大忽小,似乎並不適合登山;不過對巡山員而言,卻是難得觀察水位的良機。


第 1 頁,共 18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