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水花走濕地】專欄:穿著粉紅絲襪的長腿姐姐-高蹺鴴

作者/資料整理:李寶珍

近年來隨著舉世環保意識抬頭,以往在人們眼中河口濕地只是毫無利用價值雜草叢生的爛泥灘,但現今保育界發現濕地的重要性可與熱帶雨林相提並論,它可以為魚、蝦蟹、貝類和鳥類帶來從河川中上游沖刷及海洋潮水中的大量養分,是各種野生動物的棲地;濕地同時具有吸收重金屬及毒性物質的防污功效,是上天所賞賜最有效率的淨水系統。每年颱風季豪雨降臨時,這些濕地成為淡水的留滯池,如此可避免地面的逕流水在快速時間內流集到低窪地而衍生水患,由此可見濕地的珍貴及重要性。


高蹺鴴與美麗倒影相映成趣。攝影:王富永

台灣沿海有廣大的潮間帶,不但是台灣極為重要的海產養殖區,也是眾多野生動植物的家園;而大肚溪口的自然生態非常多樣化,其佔地面積廣達三千多公頃的曾被國際自然資源保育聯盟列入亞洲重要濕地名錄,此區蘊含豐富的潮汐生物,動植物資源豐富,加上地域遼闊平坦,沿岸魚塭的堤岸亦提供了水鳥躲避強風和休憩的場所。每年秋冬時節大肚溪囗已成候鳥遷徙時必經之地,根據調查資料顯示,其鳥類的種類、族群數量及密度均高,已成為全省最大的水鳥棲地之一,也是西部海岸最佳的賞鳥地,鳥類多屬候鳥,過境時族群數以千計經常可見成千上萬的鳥群凌空飛起非常壯觀,廣受世界研究鳥類學者的重視。

目前在大肚溪口所記錄的鳥類約有一百七十多種,其中水鳥約佔七成,以鷸科、雁鴨科、鷗科、鷺科、秧雞科較多。而其中的一種水鳥--高蹺鴴,有著長長而尖細的嘴巴,特色是一雙細緻優雅的長腿看似包裹著粉紅色的絲襪,配上身上黑白分明的羽毛,顯得氣質非凡仿佛是水鳥界的名模志玲姐姐。

公鳥?母鳥?傻傻分不清楚
乍看之下公鳥和母鳥外型極為相似,但公鳥和母鳥還是有所差別,公鳥的黑色部分是由頭、頸,一直延伸到尾巴部份,母鳥則頭和頸部全為白色。記得初次與高蹺鴴邂逅是在中部的一處水田,那時與同事進行賞鳥活動停車小憩,眼尖的同事隨手指著遠出三三兩兩細長的身影,拿起望遠鏡一看原來是高蹺鴴。同事告訴我高蹺鴴喜歡棲息在休耕的水田、較深的魚塭、廢棄的鹽田,牠們靠著取食在泥灘地面上活動的節肢動物,或其它小動物如水生昆蟲、魚類、兩棲類等過活,有時也吃植物是屬於雜食性的鳥類。高蹺鴴是一夫一妻制,對於地盤的警戒性很強,因此會驅趕巢區附近的入侵者,通常每巢產4枚蛋,公母鳥會負責輪流孵蛋,所以說高蹺鴴爸爸也算是水鳥界裡的新好男人。孵卵期約為22-27天,剛出生的幼鳥約40-50天後才會飛,孵化後的幼鳥全身呈咖啡色與黑色斑紋,與生俱來良好的保護色讓幼鳥不易被發現可提高其存活率。那天我遠望著高蹺鴴從容優雅地漫步田間,時而抬起頭張望四方,時而低頭將嘴掃掠水面,風姿綽約氣質脫俗令人著迷,心中不禁讚嘆唯有大自然才能創造出如此奧妙的生物。 其實高蹺鴴的故鄉在地中海、蘇聯、印度、我國東北和蒙古等地;這些地方秋冬季非常寒冷,於是高蹺鴴便飛到南方來過冬,其中一部分的高蹺鴴選擇了台灣西部的海岸及溼地或魚塭避寒,等到北方天氣暖和了,才又千里迢迢的飛回去。

我是水鳥界的長腿名模。攝影:王富永

根據文獻紀載,1980年代在大肚溪口首度發現高蹺鴴的巢和卵,幾年間目前定居繁衍的族群愈來愈多,1990年代田野調查雲嘉南草澤、鹽田區,總數已有800隻,原本是侯鳥的高蹺鴴歸化為留鳥就是對民間重視自然的鼓勵,由此也可以得知台灣的濕地保育漸有成效,讓濕地的環境改善得更適合成為野生動物的家。 看到台灣的高蹺鴴令我聯想到了日本北海道釧路溼原上的丹頂鶴;丹頂鶴原本也是候鳥的一種,大部分的族群生活在俄國的北極圈以及中國的東北有限的範圍內繁殖,目前只有北海道成為其固定的棲息地。其實日本政府早在1935年就將釧路規劃為丹頂鶴地繁殖地並將其列為天然紀念物,但是多年來的努力卻毫無成效。直到1950年幾隻丹頂鶴飛到山崎先生的田裡,他嘗試用玉米餵食竟然成功,於是就此開啟了日本保育丹頂鶴歷史的新頁,時至今日丹頂鶴的族群每年穩定漸增。

當然台灣的高蹺鴴的生存環境與日本的丹頂鶴狀況不盡相同,大肚溪口溼地雖然是眾多野生動物的家也是水鳥覓食和活動的地區,但目前仍受到電廠、工業區、家庭廢水等污染,加上非法魚塭超抽地下水與附近採砂場的採砂活動,不斷地侵蝕與吞噬這塊水鳥的樂土,嚴重破壞當地生態環境,原本生命力旺盛的濕地一旦消失,那麼高蹺鴴連同其他的野鳥將失去棲地,此一野鳥保護區仍潛在著相當的危險性,相關單位亟需加強保育。反觀日本的丹頂鶴似乎無憂無慮,畢竟日本政府對於高原濕地的保育及罰責標準較高,整個釧路溼原幾乎百分之百保有原始的自然環境,當地的民眾也盡可能把對丹頂鶴人為上的干擾減到最小。

鳥在人在,鳥絕人亡
自然生態是最好的環境指標,美好的青山綠水能讓萬物生生不息,人類也才有良好的居住品質。美國知名的環保先驅『寂靜的春天』一書作者—瑞秋‧卡森曾引用引用了史懷哲的名言:「人幾乎辨認不出自己所造的魔鬼。」長期以來人類為追求經濟成長進而破壞自然生態,也許今天受害的只是附生在河口的魚蝦、貝類、鳥類,然而當其他的動植物均已絕跡,世界上只剩下人類獨處時,將情何以堪? 『鳥在人在,鳥絕人亡』,四季的更迭物種的演化均是大自然用時間孕育出來,人類只是其中的過客實在沒有資格在短時間將其破壞殆盡。

大肚溪口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我們何其有幸能欣賞到種類豐富的候鳥在河口展現其丰姿,此一彌足珍貴的資源我們當好好愛惜才是。因為這是美麗的高蹺鴴和許多野生動植物的家,親愛的朋友哪天當你想一睹高蹺鴴清麗秀美的身影,不妨來大肚溪口走一遭,提醒您要當個環保的鳥人,別忘了除了留在溼地上的腳印什麼都不留下,除了觀賞美麗蹺鴴的記憶和相機裡鳥兒的倩影外什麼都不要帶走,願你我都盡一份環保的心意讓高蹺鴴有個永遠安穩的家園。


你在看我嗎?愛我要保護我喔!攝影:王富永

閱讀 1616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二, 12 十一月 2013 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