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溼地 招潮蟹最愛的家

作者:廖靜蕙(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小暑剛過,正是熱度逐漸攀升之際,位於新竹市海山漁港旁的海邊,似乎是最消暑的地方之一,即使日正當中,坐在海堤下遮蔭處,仍不時傳來陣陣涼風。從新竹市客雅溪出海口(港南金城湖)至海山長約15公里的這片廣袤海岸,又稱香山溼地,是新竹市坐擁引以為傲的唯一一座溼地,幾乎可說是荒野樂園。

濱刺麥的智慧

海山漁港旁的沙灘布滿濱刺麥,獨特的形狀有如其名,公花看起來像麥穗,只生長在海濱沙岸,有如球狀的刺四處滾,找到合適的地方就落地生根。為了繁衍後代,公的濱刺麥必須位於上風處,母的濱刺麥則位於下風處,奇妙的是,濱刺麥似乎能預先判讀風向,並以有限的移動能力,事先找到對的位置,讓生命得以流傳。

沙灘上布滿不定根、攀藤植物,馬鞍藤、蔓荊為沙灘增添綠意。而由濱刺麥、黃槿以及木麻黃層次分明的海濱植被,正好形成一幅最理想的保安林,草原、灌木、喬木,一層一層將風沙阻擋在外,也具有消波防洪的功能。

01
香山海邊的強勢物種,濱刺麥
(攝影:廖靜蕙)

沙雕藝術家

台灣有令人羨慕的海岸,孕育出豐富的底棲生物。根據多年在此地進行環境監測的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調查,當地有274種鳥類、蟹類10科36種、2006年從南寮到香山灘地看到的貝類活體共32種,還不包括水裡的。而香山溼地已調查有4種招潮蟹,各個都有身懷沙雕絕活,包括穴口呈現泥塔狀的台灣招潮蟹、喜歡滾沙球的股窗蟹、擅長建造球狀圓形洞口的凶狠圓軸蟹以及隆脊張口蟹等。

03
台灣招潮蟹(圖片提供:新竹市政府)
其中族群最大的台灣招潮蟹,一聽名字就知道是台灣特有種。目前族群數量較龐大的分布區域為新竹香山、彰化伸港鄉以及台中縣龍井鄉麗水村、台南七股等地區的河口溼地,香山溼地可說是其在西海岸北邊唯一的棲地。

沙灘上偶而可見台灣招潮蟹的泥塔,這些連塔口也填滿的泥塔可預防水分的流失,讓招潮蟹能永保潮溼的環境安然生存。退潮時原該出來覓食的台灣招潮蟹,可能因為風大,未能一睹風采,只能拍下有如藝術創作的泥塔。

股窗蟹密碼

退潮後留下的皺褶,荒野新竹分會專案經理張登凱戲稱為「海浪與陸地吻別的足跡」,間中散佈著一小顆一小顆密密麻麻的小泥球,不知是誰在退潮後的海灘留下這些通關密語,組成的圖案自成一格。仔細分辨,顆粒大小不一,但明眼的張登凱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哪位大師的手筆,其中又以股窗蟹是箇中好手。

被張登凱稱之為自然藝術家的股窗蟹,退潮後會跑出洞口趕著吸仍帶著水分的細沙,細砂上富含許多有機物質,之後再將口中吐出像小泥球般的擬糞,用兩隻螯往側邊丟,留出一條路,以備不時之需,萬一不幸遇到東方環頸鴴,可預留後路。於是沿著洞口逐漸形成放射線的圖案,不明究裡的人,就算想破頭也拆解不出些密碼。

04
香山濕地 股窗蟹的擬糞
(攝影:廖靜蕙)
生存的戰場

對蟹類來說,沙灘有如虎口、戰場,活生生的生存之戰每天上演。令一群人費力行走的沙灘,卻隱藏了許多快速移動的高手。如果形容角眼沙蟹為沙灘上的獵豹,那麼蹬羚非斯氏莎蟹莫屬。行動迅捷的演化,能夠有效躲避鳥內補食的威脅。停留在海山漁港邊,即可觀察到不少覓食的鳥兒,沙灘上東方環頸鴴勤奮地遊走在螃蟹洞口間,小白鷺則停留在河口尋覓一天所需,小燕鷗在港口盤旋,形成生生不息的濕地系統。
05
成群結隊的赤足鷸
(圖片提供:新竹市政府)
養蚵者孤獨的身影

香山溼地是典型的淺型海灣,在飄沙及沈積交互作用下,形成台灣西海岸少見的泥灘溼地,也是最好蚵場。浸水溪口雖然架了一些蚵架,這一天退潮之後,只有一位老先生拖著圓形塑膠桶採蚵,孤單的身影,以及蚵架與海岸的顏色,都變成黑白色調。

老先生只有一個人照顧蚵架,他說年輕一輩寧可到工廠,養蚵的事情就留給他。一個籃子大約30公斤重,老先生一個人在海邊洗蚵,不時要整個籃子提起瀝乾水,晃幾下,讓蚵殼都能平均沖洗。

老先生提起多年前因為綠牡蠣的謠傳讓蚵價慘跌,目前一公斤蚵約100-110元左右,和南部差約20-30元。張登凱撈起一個牡蠣,現場剝開檢視一番,證明這裡的牡蠣並未如外傳的是綠牡蠣。

香山曾是北台灣最大的蚵場,也是台灣牡蠣養殖的北限,歷史久遠。曾幾何時卻因重金屬污染綠牡蠣事件重創,再隨著傳統產業人口老化式微,像老先生這樣仍堅持守護蚵田的人已經不多了。
06
沙灘上的採蚵老者(攝影:廖靜蕙)
07
香山濕地碩果僅存的蚵農
(攝影:廖靜蕙)
海山罟之夏

另一頭的海山罟水窪邊,聚集不少鳥種。全身雪白只有頭部有黑點的埃及聖環成群結隊的覓食,雖然美麗,但卻是強勢的外來種,疑似從新竹縣的一處遊樂園逸出,也已經建立族群。紅樹林溼地是這裡主要的海邊植被,但這裡的紅樹林多為人為栽種,1997年栽植的水筆仔、海茄苳以及五梨跤,如今海茄冬成為強勢物種,紅樹林擴散面積更超過107公頃。

此地外側灘地上同樣是台灣招潮蟹的棲地,因為紅樹林的擴增,窒息了其活動空間。新竹市政府委託荒野保護協會經過多年的監測,確認紅樹林對於環境的影響,移除行動於焉展開。

這一天,30多位工讀生頂著熾熱的艷陽,正與紅樹林搏鬥。這群透過荒野網站招募的工讀生,必須先接受潮汐、紅樹林植物辨識課程後,才能實地操練,荒野新竹分會專案負責人張登凱花了2周陪同操練之後,才真正能獨當一面完成任務。

這項工作十分辛苦,一天只能工作4小時,工作時間還必須配合潮汐,安排在退潮期。參加移除工作者必須能分辨海茄冬與水筆仔,水筆仔在厚皮質都有生長點,因此必須連根拔除,而海茄冬則砍掉莖幹即可。
08
豔陽下移除強勢物種的工作人員
(攝影:廖靜蕙)
09
強勢紅樹林(攝影:廖靜蕙)

 紅樹林成敗一念間

強勢物種的紅樹林會讓地質泥濘不堪,讓原本多樣的灘地逐漸單一泥化;此外,也造成河口阻礙,水流不易。每當豪大雨時期,河水因不易快速排入海中而氾濫,沙灘底質也隨之改變。放眼望去,海山罟的台灣招潮蟹棲地,幾乎被紅樹林佔滿。

另一方面,不斷成長的紅樹林植株會攔阻垃圾,產生小黑蚊。位於海山漁港北方2公里的美山社區,緊鄰香山溼地,居民即為「黑金鋼」(小黑蚊)所苦,要求市府進行清除。市府則計畫利用今年兩個月暑假期間,以工讀方式疏划海山罟區4公頃、美山區5公頃,讓溼地發揮排水滯洪、生物多樣性功能。

具備沙質、泥質、礫質、河口以及紅樹林等多種棲地型態的香山溼地,黃昏美景被列入竹塹八景之一。2001年12月新竹市政府正式公告為「濱海野生動物保護區」,並進行分區管制。依照規定,10人以上活動必須向保育課申請,否則可能處以5-25萬元罰緩!如此重罰並不是為市府增加歲收,而是美景往往一去不復返,千金難買。在尊重法規的前提下,期待來訪者均懷有一顆保育之心,讓這份自然資源永遠流傳。


(發表日期2012.07.25)

了解更多:濕地資料庫的香山濕地

閱讀 2750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三, 06 十一月 2013 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