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石梯坪‧港口部落水梯田復育】系列報導之4:石梯坪水梯田 米粑流生產基地

作者:廖靜蕙(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7月底、8月初,蘇拉颱風由花蓮陸上登陸,來不及收成的海稻米,奮力挺過颱風帶來的豪雨,證明花蓮農改場為豐濱石梯坪旁的水 梯田選的品種是對的。因為植株較矮、耐強風不易倒伏的特性,適合在海邊種植「台梗4號」,是益全香米之母,香氣足、口感佳、產量豐。趁著風停雨歇的空檔, 港口部落的復耕團隊加快收割的腳步。

雖然一年一度的豐年祭早已於7月下旬盛大展開並落幕,不過真正的豐收卻在這之後。舒米如妮帶領著部落老農復耕的水梯田,為了豐年祭,走訪石梯坪,沿著海岸一片金黃色的稻穗隨風搖曳,這種景觀曾經消失近30年,徒留下蔓生的荒草。

轉眼間,水梯田復耕逐漸交出成績,在花蓮縣政府農業局協助下,老農能整出6公頃可耕作的農地,其中5公頃種植水稻,剩下約1公頃的土地,則維持溼地生態。

斷斷續續的雨,讓原本可以收割的田地土質太軟,收割的機器無法進入,石梯坪的夥伴農委會花蓮區農業改良場評估,至少得等雨後兩天,土地比較乾了才有辦法在梯田中工作。舒米以及族人只能按捺著心情,一邊投入豐年祭,不忘到田裡看看這些飽滿的稻穗,有如照顧孩子般寶貝。

01從道路延伸到海岸,利用不同高度落差而成的水梯田,每到秋天收割之際,金黃色的稻浪呼 應著海浪,形成自然影像極致美感。
從道路延伸到海岸,利用不同高度落
差而成的水梯田,每到秋天收割之際
,金黃色的稻浪呼 應著海浪,形成自
然影像極致美感(廖靜蕙攝影)
02簡單的編織,讓平凡的產品變得很有阿美味,編織的材料來自編織草蓆剩餘的輪繖草。
簡單的編織,讓平凡的產品變得很有
阿美味,編織的材料來自編織草蓆剩
餘的輪繖草(廖靜蕙攝影)

趁著豐年祭,部落的ina(阿美語「媽媽」的意思),拿出小米酒、辣椒罐,展售之際,不忘以阿美傳統的編織妝點。看似簡單的圖案,卻讓產品多了一份原味。 用來編織的輪繖草,也是水梯田種出來的傳統植物,部落ina的巧思,透過輪繖草表露無遺。那麼我也來試試看,無論如何就是拿捏不到這簡單的神韻,於是默默 買下小米酒,仔細研究阿美編織的奧妙。

輪繖草蓆編織供內需

為了豐年祭,有幾位ina以輪繖草編織籐籃,讓祭典中倒酒的男性配戴。今年輪繖草算是豐收,採收全靠人力,剛收割的輪繖草很重,族人都得以接力的方式放到運輸的車上。採收之後,連續曬25天,一旦曬乾就變得十分輕巧,散發著天然草香。

曬乾後的輪繖草未經染色,呈現淡淡的草綠色,是部落婦女編織的材料。編織對於部落的ina是那麼的自然而然,舒米與部落婦女一起將之編織成桌墊、窗簾以及草蓆,一邊哼唱著阿美的古調。

一張草蓆大約花5天的時間編完,全供部落內需。舒米說,部落族人喜歡輪繖草天然獨特的香味,再加上過程未添加任何藥劑,全由陽光做主所曬出的天然防腐草蓆最健康。加上防腐劑的材料不會散發香氣,但這些天然的草蓆,即使潮溼發霉拿出去曬之後又會恢復香味,十分永續。

輪繖草算是大豐收,相較之下,大葉田香草就沒有這麼幸運。一分地的大葉田香草全都慘遭福壽螺毒手,幾乎全軍覆沒。花蓮區農改場雖建議使用皂素,可以讓靠皮膚 呼吸的福壽螺死亡,只是如此一來,一些靠皮膚呼吸的生物,如青蛙,也都會受累,這讓舒米十分遲疑。幸好,舒米如妮仍即時留下足以釀酒的分量,當酒麴。
03曬乾後的輪繖草呈現自然的色彩及香氣。
曬乾後的輪繖草呈現自然的色彩及香
氣(廖靜蕙攝影)
04
輪繖草採摘後紮成束等待晾乾
(廖靜蕙攝影)
飲酒的節奏

豐年祭裡不可或缺的小米酒,象徵著感恩以及珍惜,這種心情非得是以一種優雅的節奏進行不可,而這正是舒米如妮想要重現的飲酒文化。在祭典時喝著從生產的糧食釀出來的酒,這些原應作為糧食的米,釀出甜蜜的酒,意味著獻上最好的給族裡耆老、長輩,十分珍貴。

釀酒更是一件莊重的事情。按照古法釀成的酒,是佐以寧靜、愉悅的心情,釀酒的ina常說,要先調整好情緒,才能釀酒。

舒米雖常常釀酒,不過製做酒麴這件事挑戰了她6年的耐力,最近,她以自己種出來的海稻米、大葉田香草做出的酒麴,正逐漸膨脹,眼見成功在望,讓她笑開了眼。 過去6年,她嘗試以市售米做酒麴,始終不成功,她說可能是族人以無毒的方式種出來的海稻米,也可能是大葉田香草本身蘊含豐富的微生物,才讓酒麴能成長發 酵。無論如何,這讓她更深信,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值得投注心力。
05由海稻米和大葉田香草揉合而成的酒麴,正以緩慢的步調膨脹。
由海稻米和大葉田香草揉合而成的酒
麴,正以緩慢的步調膨脹
(廖靜蕙攝影)
06
港口部落的豐年祭(廖靜蕙攝影)
溼地釀出酒莊夢

目前水梯田尚未生產糯米,不過這次米收割之後,舒米打算挑戰土地極限,在田裡的南北兩端的土地種植糯米,中間則於收割之後放水,任其自由再生的稻米,除了繼續圓一手產製的酒莊夢,也不忘維持溼地生態,留糧食給溼地上的動物們,維持生生不息的生態系。

舒米說,要讓農民們復耕或吸引人來此地種田,並且持續下去,一定要能看到願景,而生產的稻米必須與自己的文化接軌,而海稻米的終極願景就是以酒莊的形式傳達阿美飲酒的文化,並以此創造產值,以產業來引導前景。
07收割後繼續放水,維持溼地生態,長出來的再生稻則可餵養周邊的生物。
收割後繼續放水,維持溼地生態,長
出來的再生稻則可餵養周邊的生物
(廖靜蕙攝影)
種好米釀好酒,就像法國的農民種出好葡萄釀酒,而石梯坪水梯田旁陸續豎立的達魯岸,將成為酒莊的另一個代名詞,讓阿美的酒莊樣貌與法國酒莊能並立為世界文化資產。

溼地上的夥伴

海稻米今年一共種植5甲地,預計可種出21公噸稻穀,脫糠細輾之後約16000公斤的稻米,其中,6400公斤由協會代為販售。舒米如妮打算以每公斤120元售出,這在以無農藥化肥耕作的稻米價格中很具親和力。

今年的成績對於復耕第一年的團隊,算是優異的表現,這一部分得歸功於主動協助的花蓮農改場,作物改良課助理研究員林

有了農業專家的鼎力相助,溼地生產必須積極的達到生產目的。休耕20多年,長時間無化學物質介入,雜草一代一代腐蝕,而使得此地的有機質含量高達6.3%,比一般2.3%高出一倍以上,林泰佑善用了此處的生態環境優勢,也不時以學理提供更快速有效率的技術。

林 泰佑說,剛到部落時,林務局以及農業局前導性的水路修繕大部分完成,農地也完成一部分整地,只是在經過多年後復耕,經驗難免流失,以至於整地的落差過高、 或將有機質較高的表土拿來填田埂。他提供一些建議,也不時與農民討論,也曾舉辦農田觀摩,無論從碾米、精米到包裝,也會有光豐農會協助;港口部落復育團隊 的夥伴也隨時提供病蟲害的照片,與他討論如何善用有機農業的資材。如此的夥伴關係,讓復耕的腳步更踏實,減少摸索所虛擲的時間。

               09
黃金稻穗碾製成的海稻米,有大海和山林的味道(廖靜蕙攝影)

為生產、生態、生活米粑流吧!

「米粑流」,這個部落溼地復育的產品品牌也出爐了。象徵阿美族「互助」精神的「米粑流」,是整個石梯坪復育計劃的名稱,也是所有產物的品牌。由4個圖案組成的米粑流品牌,包括溼地生態、海稻米、大葉田香草以及輪繖草,這四個要素,串聯了生產與文化復興、生態保育的意涵。

舒米如妮說,水梯田裡充滿了各種生物,這是兩年前無法想像、也看不到的,去年完工的達魯岸,也常成為閒暇聊天之處。每次到達魯岸和ina躺著聊天,她們就會聊起以前的故事,以前的年代沒有零食可吃,都是到田裡抓田螺、青蛙,當點心烤來吃,有一陣子這些完全看不到,只要提起這些事,大家就有感覺到農藥的危害,也能認同復耕的意義。

水梯田一點一滴的改變,不僅是地景外觀,還有隱藏在族人內在的心意裡。

(發表日期2012.08.15)

08
閱讀 3403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三, 06 十一月 2013 1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