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鮭爸爸」廖林彥投入七家灣溪台灣櫻花鉤吻鮭復育10多年,執著地帶領團隊,為瀕臨絕種的台灣國寶魚爭地,協助魚兒游出七家灣闢新家,他說,未來要逐步讓牠們游回原棲地。

人煙稀少,雲霧瀰漫的小鬼湖,披上魯凱族聖湖的神祕面紗,過去被視為禁地,因此成為動植物的天堂。在它的神祕面紗下,有著人蛇戀的美麗故事,也是魯凱族人靈魂的最後歸宿。

內政部長李鴻源宣布將溼地法草案納入優先法案,國家溼地評選機制將於法有據。備受關注202兵工廠溼地,也有機會在今年趕上國家重要溼地評選作業,不過目前尚欠「民眾推薦」。

第8屆立法院各黨派都有關心溼地議題的立委,親民黨籍立委張曉風說,現在還有懂水利與土地資源的內政部長李鴻源,推動溼地法草案可說是天時、地利、人和。

2月2日是世界溼地日,環保人士朱玉璽和劉晉坤北上召開記者會,向環保立委張曉風、邱文彥和田秋堇陳情「搶救五溝溼地」,在溼地法案推動之際,五溝溼地受到矚目。

夕陽下襯著水色及水鳥歸巢的景色,溼地美景常讓人感動不已。雖然台灣許多民眾已開始懂得欣賞、維護溼地景觀,但專家說,「台灣的溼地觀光,仍只在萌芽而已」。

「鹹鹹吹拂的海風中、有一種聲音,悲切的吶喊」,詩人吳晟寫下對大城溼地的愛。環保團體推動環境信託,募集8萬多人加入,藝文界和環保團體大動員,暫時保住這塊淨土。

發動引擎,56歲的陳月林乘著膠筏,駛往鹽水溪出海口,準備設置定置網撈捕魚兒。他抬頭往前看,映入眼簾是廣大的台南市四草溼地,陳家百餘年來就在這塊溼地上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