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高薪也要完成的事,從無農藥農法中,找回米的純真味!

作者:吳淑蓁、陳人平、張雅婷、謝嘉玲

退休後,你的夢想是什麼?找個清幽的山頭養老?環遊世界五大洲?還是上太空旅遊,江山米創辦人謝鵬程的退休願望是『回老家種田』,但他等不及退休了。在嘉義縣布袋鎮江山里長大的謝鵬程先生,國中時即離鄉背井北上求學,大學畢業後,便在台北從事機械設計的高階職務,僅有假日才能回家探望父母。「每次假期結束,踏出家門時,回頭看到父母不捨的眼神,讓我知道,回家種田這件事不能再等了。」謝鵬程述說起當初毅然決然辭退返鄉的原因,還是不免感傷。慣性農法在農藥的濫用上,會對環境造成嚴重的破壞,謝鵬程有鑑於工作時期,經常接觸化學相關工廠,深知台灣已飽受化學毒害污染,出於愛鄉惜土的心,他希望在自己家鄉的農田,使用無農藥的生態農法耕作。不料,反對最強硬的,是他最愛的父母親,在經過他不斷地溝通與堅持之下,父母親決定先給他二分地試種,謝鵬程並不放棄,就在這僅有的二分地上,替自己插上了理想的秧苗。

    
在沒有家人支持下,謝鵬程靠自己的雙手,讓那二分地發生了奇蹟,他所種出『無農藥米-江山米』,在市場上供不應求,因此父母親也漸漸願意開始接受新的耕種觀念。『我老家旁邊有一株金瓜,它在無肥無藥的環境,從柏油路長出來,還結出一顆顆的金瓜,我現在都用這個金瓜來說服我爸媽,自然農法是可行的。』他打趣地提起這件事,看得出來這顆金瓜,更添增了他朝自然農法(註一)發展的信心。除了推廣自然農法外,謝鵬程為了改善整個江山里的農耕生態,更大膽提出「平原水庫」的概念,計畫以少量人工設施的生態工法(註二),將原本的大濬挖深挖寬,並引進河流河水儲存,當作灌溉用水庫使用,如此一來,可以停止抽用地下水,防止地層繼續下陷,洪汛時期亦可達到治洪的效果,並減少水資源的浪費,生態工法建造的水庫更能加速農田週邊的生態復甦,目前謝鵬程已經向水保局提出了這個計畫,雖然他自己不抱太大期望,但對家鄉有幫助的事情,說什麼也要試一試。

「說一句很古早的話給你們聽,做這種耕作方法,最重要的就是要知足,不要跟別人比產量,這不是我們要追求的東西。」謝鵬程平靜的說出這段簡單卻重要的話。這個充滿熱情與希望的傻小子,為了自己愛的家鄉,也為了環境永續發展默默努力,在他身上,我們看到其實人與環境的相處,可以有更好的選擇,生活與生態並不是沒有交集的平行線,它們的交集,都存在於關愛這片土地的每個人心中。

註一:自然農法:不施肥、無農藥仿自然方式進行耕作,目的不在追求更多的產量,而是以友善環境為目標的農法。使用「自然」一詞是為了與慣行農法中施肥、施農藥的耕作方式有所區別。
註二:生態工法:基於對生態系統的深切認知與落實生物多樣性保育及永續發展,而採取以生態為基礎、安全為導向的工程方法,以減少對自然環境造成傷害。

閱讀 5199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五, 28 六月 2013 17:36

媒體

退休後,你的夢想是什麼?找個清幽的山頭養老?環遊世界五大洲?還是上太空旅遊,江山米創辦人謝鵬程的退休願望是『回老家種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