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台塑集團在美國路易斯安那州設立94億美元石化園區「陽光計畫」的人士,今天(14日)要求聯邦法官勒令建廠計畫停工。 由「生物多樣性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代表的團體,向聯邦地區法官莫斯(Randall D. Moss)提出這項請求。根據反對人士提出的請求書,計畫中的興建工程將對社區和環境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害,包括摧毀濕地和增加園區外發生水災的機率。 反對人士元月針對美國陸軍工兵署(Army Corps of Engineers

生物學家、保育人士兼探險家 莎嘉.鄧契 (Sacha Dench)因乘飛行傘追蹤天鵝遷徙,獲得「天鵝人(the human swan)」的稱號。她的下一次飛行任務,是追蹤在歐洲和非洲間遷徙7000公里的魚鷹。 「要讓人們關心遷徙物種確實很困難,因為牠們不是任何一個國家的責任。」創立無國界保育組織( Conservation Without Borders )並於今年被任命為聯合國遷徙物種大使的鄧契說,「除非鳥類在該國繁殖,否則牠們不會被納入一個國家的行動計畫中。

紫藍金剛鸚鵡(Hyacinth Macaw, Anodorhynchus hyacinthinu s)是體型最大的一種金剛鸚鵡,外形肖似體型較小的李爾氏金剛鸚鵡(Lear’s macaw, Anodorhynchus leari )。這兩個物種擁有鸚鵡科中最強健的嘴喙,能夠輕易地咬開不同棕櫚樹的大型果實。 今年1月刊登在《Diversity》期刊的 研究 發現,這個「天賦」讓牠們成為活動範圍中至少18種植物的重要種子傳播者。這份研究由5位來自不同單位的研究者共同完成,

台東知本濕地光電開發爭議未隨著部落諮商同意權投票告一段落,反深陷原住民傳統領域與生態僵局。今(2)日荒野保護協會等五個環團與民進黨立委洪申翰共同喊出「光電換地」,希望以此跳出困境。 知本光電開發陷部落與環境爭議困局 知本濕地是卡大地布部落傳統領域、也是國際鳥盟認定的重要野鳥棲地。2017年,台東縣府在知本濕地規劃光電專區,2018年進行招標,由韋能能源子公司盛力能源得標、租下161公頃。2019年部落進行「諮商同意權」投票,雖同意方以14票之差過關,

「釐清爭議、暫停開發」、「廢除諮商同意、恢復部落自主。」知本濕地光電案爭議走入法律訴訟。今(24)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一次審理開庭,卡大地布Pakaruku家族拉罕(祭司長)暨卡大地布部落主席林茂盛帶領族人、幹部、律師在開庭前召開記者會,希望法院裁定停止執行電業籌設許可,給予部落時間,找回團結與共識。 就在一旁,支持光電開發的族人也舉著「不要訴訟、不要訴願」、「部落團結、不要貼標籤」的牌子。正反雙方的衝突浮上檯面,一度爆發短暫爭執。 林茂盛對此黯然回應、部落青年會代表則強調

「圓葉澤瀉( Caldesia grandis Sam.)」,為澤瀉科(Alismataceae)圓葉澤瀉屬( Caldesia )植物,是典型的挺水型水生植物,生長於狹葉泥炭苔及部分枯枝落葉腐植質所構成的特殊沼澤環境。其為廣布種植物,但在台灣原生地狹隘且數量稀少,採集紀錄亦少,目前僅有一處生育地。在2017年《台灣維管束植物紅皮書名錄》中,將圓葉澤瀉評定為國家極危等級(NCR),列為台灣短期內首當面臨滅絕危機的物種之一。 原生澤瀉在台灣紀錄稀少 圓葉澤瀉生長於極酸沼澤環境

金寧鄉慈湖面積約達118公頃,是金門地區國家級的重要濕地,具有生態、防洪、淨水及碳匯等多樣功能,但近日卻有不少民眾打電話詢問慈湖有沒有出租計劃,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澄清,慈湖是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沒有辦理出租的計劃,依法不可以捕捉魚類,更不會出租。

台中市大安媽祖文化園區的基座與媽祖雕像高度合計69.23公尺,目前只完成基座。出身大甲區的建築設計師陳禎萍聯合環保、社造團體,今日(4日)召開記者會表示,在一望無際的西海岸沙地上興建如此高而量體大的建築物,一定會影響原本的環境生態,要求雕像工程應進行環境影響評估。市府則表示,根據相關法規,此案無須實施環評。 陳禎萍指出,大安文化園區附近是西海岸重要的紅樹林、白鷺鷥保護區,以及特有的沙灘和溼地生態,市府卻要興建離地約70公尺的超高媽祖雕像,不僅與環境格格不入,也會將產生「

內政部營建署23日在宜蘭召開「五十二甲重要濕地保育利用計畫」首次專案小組審查會議。環團批評,草案中允許農舍興建等開發,這還是濕地嗎?要求退回重提。 政府在2015年公告「五十二甲重要濕地」範圍,面積約298公頃,鄰近冬山河流域,為北台灣重要候鳥棲地。根據濕地保育法規定,濕地範圍公告後需擬定相關保育利用計畫,因此特別到宜蘭聽取地方意見。 宜蘭惜溪聯盟召集人康芳銘會中表達遺憾與憤怒,保育利用計畫違反保育濕地的精神與內涵,濕地保育法最重要的核心區都被取消,等同濕地被解編;

中國的生態保護紅線,是一項世界領先的制度創新,但是立法的缺失阻礙了它的有效實施。 3月底,一份環評報告的抄襲,引發民眾對國內環評亂象的強烈關注。但被輿論大體忽略,卻同樣重要的議題是:中央要求「不可突破」,期待它「夯實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基礎」的生態保護紅線制度的約束力,也因這起事件被再次打上問號。 被無視的紅線 這份由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為廣東省深圳航道事務中心編制的環評報告,對投資額達1.1億人民幣的深圳灣道疏浚工程進行了評估。在網上公開徵求意見時,

大䴉的體型龐大,站立身長可達1公尺以上,體重可超過4公斤,一度被認為已經從柬埔寨滅絕。1993年,科學家與國際野生物保育學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簡稱WCS)合作,在柬埔寨與寮國的邊境上,重新發現這種大鳥,自此便可在柬埔寨記錄到小而穩定的大䴉族群,大多分布在該國北部平原。IUCN紅皮書名錄目前將大䴉(Giant Ibis, Thaumatibis gigantea )列為「極度瀕危級」(Critically Endangered,

新竹市政府與社區合作,招募市民培訓為「香山濕地自然觀察員」,16日在香山濕地進行淨灘實習。學員王先生是標本製作師,也是資深文史工作者,還擔任日語專業領隊,他專門鑽研魚拓、蟹類標本製作,也報名受訓,王先生指出,來上課後,讓他在製作標本時更能捕捉到野生動物神態。 產發處表示,這群學員已接受完整環境教育培訓,通過實習課程後,將授證成為正式的觀察員,學員來自各行各業,有專業導遊領隊、標本製作師、還有學生或退休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