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桃園沿海,長達27公里的藻礁海岸,特殊的礁體,是以10年生長一公分的速度,慢慢堆疊起來的。每年春天藻礁會變紅,這是擁有造礁能力的殼狀珊瑚藻,生命力最旺盛的時候。鄰近大潭電廠,被稱為大潭藻礁的這段海岸,在最美麗的時節,一場意外造成了無法回復的傷害。 「3月28號,三接(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棧橋工作船,因為斷纜,船擱淺,造成藻礁非常嚴重的傷害。」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說。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興建工程,發生「東坪8號」工作船斷纜的意外,4月9日,中油公司、海保署、

針對桃園的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簡稱三接)的公安疑慮,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時代力量立委今(5)日聯手召開記者會指出,若LNG(液化天然氣)儲槽爆炸,最糟情境將危及五萬人,甚至引發區內毒化物工廠複合式災害,規模超越天津大爆炸、高雄氣爆數百倍。呼籲中油全面停工,並做出預防計畫,落實民眾知情權。 對此指控,中油除了回應爆壓影響範圍為204.6公尺,不影響居民外。中油公司天然氣事業部副執行長李皇章也說明,LNG儲槽不同於化工高壓儲槽,儲槽壓力超過一大氣壓就會排放降壓,

4月9日立委陳椒華辦公室邀請海委會海保署、桃園市環保局、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等單位到場現勘
文/圖: 孫文臨(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為配合能源轉型的減煤增氣政策,中油計畫在大潭電廠外的天然海岸新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三接)。不過,工區緊鄰大潭藻礁及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而爭議不斷,中油在環評過程中大幅修改施工計畫,多次強調工程會避開藻礁熱區,才在2018年闖關成功。

然而,施工不到一年就發生意外—3月28日棧橋工程的一艘無重力工作船「東坪8號」,因強風大浪導致斷纜而擱淺在藻礁上,第一時間對外宣成無對藻礁生態造成影響,4月7日又擅自將肇事的工作船拖離。</</p>

環團今(30日)表示,大潭藻礁受傷情況仍在調查中,中油三接工程卻已準備復工。 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今天發布聲明稿表示,相關單位正在密集釐清肇事責任時,據當地漁民回報,中油三接棧橋工程單位東丕營造公司的動力工作船今天上午已開抵觀塘工地海域現場準備復工。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環境督察總隊表示,海洋委員會第一階段調查已確定藻礁受到傷害,預計5月初會再針對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進行第二階段調查,待評估、確認受傷情況,可依野生動物保育法開罰,最重不排除會有刑責。

根據外媒報導,近日在墨西哥阿卡普科( Acapulco )的一處竟出現了「藍色的螢光海灘」,隨著海水的浪潮,海岸線的顏色就如同童話故事般的場景,原來會出現這種神奇的自然現象的理由,阿卡普科旅遊局給了充分的解釋,他們指出「這是海灘附近的水中微生物引起的『生化反應』」,不過海洋生物學家 Ayala Duval 認為,這種現象已經 60 年沒出現,因此實際上是因為疫情的關係,讓海灘上的遊客減少導致的。 Ayala Duval 指出,海水之所以會在夜晚發出藍色螢光,

28日上午,環保團體一行人到桃園市政府前,進行搶救藻礁第101次記者會,抗議中油三接重創藻礁生態,要求市長鄭文燦儘速兌現勒令停工承諾。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表示,「我們來要求市政府一定要執行,要求三接停工,因為這是鄭文燦自己臉書上就曾經表示的。」 環保團體拿出市長鄭文燦在2018年10月臉書PO文,指出鄭市長明確表示,開發過程造成藻礁生態破壞,將會要求立即停工改善。不過現在沒看到市府有任何動作,質疑違反誠信、護航中油。 市府海管處表示,環評主管機關是行政院環保署,

就像車禍一樣,事故現場的保留與重建是必要的。為了也只是防止類似的悲劇再度發生。 中油在桃園大潭藻礁G1區(以下稱G1)興建第三天然氣接受站/港(以下稱三接)的海上無動力工作船「東坪8號」,在3月28日因為纜繩斷裂,在天候海象不佳的情況下受到海浪的推送,從G1靠近廢棄臨時碼頭附近的藻礁區撞擊、擱淺與刮除大面積殼狀珊瑚藻所建構的藻礁礁體後,坐底在G1高潮區的沙礁交會處。 在4月6日由搶救大潭藻礁聯盟發出記者會採訪通知之後,很巧合的於4月7日上午9:

桃園觀塘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正在施工,工區緊鄰大潭藻礁生態熱區,3月28日發生工作船斷 纜擱淺事件 ,導致大面積藻礁遭毀,至少要500年才有可能復原,且瀕危珊瑚也不保,中研院研究員陳昭倫 初步調查 認為,至少一株藻礁死亡,近10株受損。 海保署套疊2019年調查的「觀塘工業港預定地G1海域柴山多杯孔珊瑚活體現場棲息位置」後發現,藻礁受損面積約0.58公頃,遠大於中油對外說的0.25公頃,且擱淺範圍內有四株柴山多杯孔珊瑚活體,「

中油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工程緊鄰大潭藻礁,3月28日發生工作船坐底擱淺事件。中油第一時間否認對藻礁及柴山多杯孔珊瑚生態造成影響,直到在4月9日才改口「確實傷及藻礁生態」,卻仍強調「並未破壞柴山多杯孔珊瑚生態」。 海保署目前仍在調查是否破壞柴山多杯孔珊瑚生態。而環保團體今(16日)協同律師向桃園地檢署提出刑事告發,直言中油「至少造成一株柴山多杯孔珊瑚死亡及多株重傷」違反《野保法》,要求檢方盡速展開調查,並扣押擱淺的「東坪8號」,中油也應立即停工靜待調查。 中油工作船擱淺毀藻礁

3月23日 海上行船的夥伴行經大潭藻礁外海傳來ㄧ張照片,為了延伸中油第三天然氣接受站(以下稱三接)棧橋的海上打樁工程,施工單位以駁船拖來了ㄧ座固定式海上工作平台(以下稱工作平台)以及ㄧ台無動力浮動式平底工作平台/船(以下稱工作船)。由照片中可以看出當日海象平穩,工作平台與工作船是以纜繩固定在ㄧ起 (圖1)。 3月28日 海上行船的夥伴再次傳來工作平台與工作船影像。由影像中可以看出當日海象不佳,東北季風增強,浪高約2~3公尺(影片1)。影像剛開始時只見到工作平台,卻不見工作船

真的毀了!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正在施工,雖然強調會避開藻礁生態熱區。然而,3月28日一艘工作船施工期間斷纜,直接擱淺在藻礁上。昨(10日)傍晚,立委陳椒華辦公室與保育團體,偕同海保署、環保署等單位到場現勘。即便中油已擅自將肇事船隻拖離,現場仍可看到大約半個足球場大、超過0.5公頃的藻礁遭到剷除。 中研院研究員陳昭倫指出,最深處約被剷除了50公分深,深可見骨,「藻礁10年才長一公分,遭破壞的藻礁大約要長500年。」他指出,在破壞範圍內有一株柴山多杯孔珊瑚已經消失,

新任立法院長游錫堃上周五(14日)完成其首次黨團協商,決定本會期的開議日由國民黨等在野黨主張的2月18日延後到民進黨團提議的21日,但許多新科立委早已摩拳擦掌替自己的政見暖身。 大選前就率時代力量簽屬「救藻礁承諾書」的立委陳椒華,耕耘環保議題多年。他表示,2月1日就職後便開始積極向經濟部調閱資料,「依法要進行產業園區的填海造地工程,須提供地質鑽孔柱狀圖與地質剖面圖,然而觀塘工業港在2000年的環評、2017年的環現差及2018年的工業局審查的施工計畫中都缺乏鑽井資料。」